扬州——烟花三月的江南偶遇

1
选择坐通宵的火车奔赴春末的扬州,火车晚点3个小时,通知我们的列车员说这种情况一年多没有出现过了。一路肚子很饿,却仍旧坚持到东关街放肆吃一场。
早午饭选择了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四喜汤圆,豆沙、黑芝麻、猪肉、荠菜。小店面,需要和陌生人拼桌,当地的老太太拍拍身边的椅子对我说,这里没人,坐这里。
咸味的汤圆是很奇妙的味蕾体验,虽有心理准备,但与想象中的滋味完全不同。想来想去,也只能用好吃来形容了。
能看见没有安装门的厨房里有些年纪大的阿姨在手工包汤圆,不是纯圆形的,有的揉出小角来区别口味。糯米皮厚厚的,担心不好消化,只能剩余一半。

出门继续往前走着,到永远需要排队的粗茶淡饭买藕粉圆,屋里的座位和站立的空间都挤满了人,用塑料碗打包带走,绕到后面的小巷子里,找了个石凳坐下来慢慢吃。大大的汤圆,用藕粉揉了半透明的皮,咬上去不粘连,弹性十足。馅料是货真价实的五仁馅,醇香,不甜腻。底汤里有桂花酱和白糖,吃一颗喝一口,额头上就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却有种满足的幸福感。

很多售卖黄桥烧饼的摊位,小小的烧饼比手掌都还要小一圈,有甜味和咸味的可选择。遇到一些游客,买了各种口味都涵盖的礼盒,我只买了一个刚出炉的肉松烧饼,小小的,几口就吃完。酥脆的外壳夹着软绵绵的咸味肉松,表面的白芝麻入口香喷喷,一小个也吃的饱饱的。
看到卖花生芝麻蛋黄酥的,买了半斤放在包里,准备边走边吃。

景点观光的第一站是个园,花园假山与豪宅的精巧设定。此前不曾游览过江南风景,只有置身其中的时候,才能真正明白多年来在书中读到过的一步一景的真实感受。长期生活在密密麻麻的写字楼之中,看到大片翠绿竹林与盛开花朵,心情也变得愉悦很多。
建筑使用灰白色的砖石,窄窄的巷道,潮湿的石头路面生着苔藓,好像一步一步就跨越了时光。
沿着瘦长的院子逛了一圈,出来品尝当地著名的蟹黄汤包。点单之后老板才上锅蒸,等了很长的时间。
皮子很薄,夹起来能看到里面漾着的汤汁。放到小碟子里,吹凉了,咬开小口喝汤,真是奇妙的享受。这时在碟子里倒上陈醋和油泼辣子,解除肉馅的腥味,大口肉馅吃的过瘾。喜欢包子皮和馅料连接的部分,面皮吸饱汤汁,柔软又滋味丰富。

因为个园和何园距离不远,选择步行前往。穿过窄窄的道路,走过一条小河流,河的沿岸都是古旧的小平房,暗沉沉的,却带着江南的一种沉静。
途径了汪氏小苑,也是旧时盐商遗留的豪宅。门廊之上都有文雅的书法牌匾,透着儒雅的情怀。阳光透过木窗子照进房间,光柱里看得到纷飞的灰尘。
走进了皮市街,看到一个夫妻摊位,在大铁锅上制作大油烧饼。听说这是全扬州最好吃的葱油烧饼,一个难求。夫妻档的摊位,老板起初跟我说已经买不到了,要等一个半小时之后才可以。老板娘问我买几个,刚好这一锅即将出炉的还剩余一个。
心中庆幸刚好。
在等待的过程里,许多当地人骑着电动车过来询问,一买就是十几个。老板抱歉的说要预订得等一个多小时啦,黝黑的皮肤,憨憨的笑。手里熟练的揉捏面团,把葱花、猪肉的馅料混合到面饼里。
做好的面饼先是放在铁盘上用油煎的金黄,刺啦啦的发出诱人声音。老板娘负责翻面,待到煎的都熟了,把面饼放到锅底下的泥炉中烘着。让饼面变得酥脆,而内里软绵。
老板把新出炉的递给我一个,高兴的道了谢。第一口险些烫到嘴唇,层层螺旋的面饼里夹了葱花,入口极香,偶尔吃到零星的肉沫,舌头有像是中奖的惊喜感。听说火烧里的浓香是因为抹了猪油的缘故,可一旦吃起来,也顾不得那些热量的限制。

何园的风格显得颇为现代一些,中式的庭院,西式的豪宅洋房,里面的布局也是中西结合的样子,欧风的壁炉对着中式的古典茶几,却并不显得突兀。旧时富商的家族历史显赫,引入新式潮流,贡献亦是良多。
从何园出来,恰巧路过丁家湾,看上去是一个很旧的路标牌坊,白色的石柱和灰色的顶,写着楷体的丁家湾三个字。走进去就是传统的江南弄堂,比北京的胡同道路更紧凑一些。路过被丢弃的旧沙发,有木椅子侧躺着,竹垫上放着在晾晒的成团的干面条,窗户外晾晒着的床单和衣裳,偶尔身后的自行车驶过来,响起清脆的铃声提醒我注意。房子外的墙都是涂了灰色,夕阳的光照下来,屋檐的轮廓有古典的美。我拿出包里的酥糖坐在水泥台阶上吃,有路过的来拍旧巷子的背包客,举着相机对着我。
绕了个大圈子,走到甘泉路上。具有浓浓生活气氛的小商业街,两边开着小商店和熟食店,正是傍晚时分,陆陆续续的下了班的人来这里买主食和蔬菜,也有的人来采购生活用品。包子、烧饼、麻油撒子,都是看上去就让人觉得温暖的面食,带着童年里熟悉的味道。记得以前在一个电视节目看到当地人排队在小推车前买盐水鹅的样子,当真大街小巷可轻易见到如此场面。

进到一家冷饮店坐下休息,因为没有客人,店员趴在桌上打盹。点了杯柠檬沙冰,拿出包里随身带的书来读。走了太多路,休息一会觉得腿很酸。
从店里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又根据地图的指引一直走,绕到了国庆路上。从一个巷子拐弯,碰到一家热闹的小餐馆。旧旧的门脸,很多年的样子。胖胖的老板年在门外招呼我,用当地方言问我吃什么,我听不懂。她磕磕绊绊的说起普通话,最后问我,来旅游的?
点了扬州炒饭和大煮干丝,想尝一尝寻常店家的淮扬菜。看着菜单觉得不适应,大多在10元钱上下,端上来都是满满的一个大盘子。
扬州炒饭的味道和以往吃的完全不同,米粒口感偏硬,嚼劲十足,缓缓吃上一口,在咀嚼里品味其中红红绿绿配菜的丰富滋味。大煮干丝的底汤入口醇厚,想必不是使用佐料勾兑出的味道,添了充足的蘑菇和豆腐丝,每一勺都盛的满满,用小碗端着吃,
返回酒店的时候不到九点,沿途路过的小店都已经陆续关门,街上的路人也少起来。
感觉是个安静的小城,早早的就休息了。

2
这是个很早苏醒的城市,人们骑着电动车,到喜欢的餐厅里吃早点或者为家人购买刚出炉的烧饼和包子,售卖早茶的餐厅早早就准备开张迎客。
去住处附近的蒋家桥,点了三丁包和千层油糕。都是未曾品尝过的味道,三丁包中有笋丁、香菇和瘦猪肉,个头很大,吃到一半刻意停手,以免过量。那一顿的包子,如今念起都回味无穷。
沿着东关街一路向西前进,彩衣街是条老街,看到梅干菜烧饼,又买了一个来品尝。烧饼的个头比脸还要大,擀的很薄,里面夹了梅干菜和肉末的馅料,在炉中烘烤而成,非常酥脆又不油腻。据说是浙江的特色面食。
乘车去瘦西湖,一路下着大雨,游客却仍然很多。瘦西湖的植物在雨中显得更为翠绿,大雨停后的花朵被洗的干净,大朵的芍药把花枝压弯,每一个都沉沉的垂下来。

由南门转到北门,已临近中午。从大明寺出来,又回到蒋家桥,吃了招牌的饺面,一个大碗,一半的面条,一半的饺子模样的小馄饨,分量十足,只要五元钱就吃的很饱。大概是实惠的店家,颇多当地的老年人和学生前来解决午饭。

天气阴沉沉的,雨还要继续下的样子。路过皮市街路口的时候,一个面食店有刚出炉的蟹壳黄烧饼,特别小巧的一个,烤的金黄的表面撒满了白芝麻,里面是好吃的梅干菜。
进到一家文艺范浓郁的小店,与整条街古朴的风格显得有些不搭调。半是书店半是咖啡店,年轻的男老板和朋友在店里聊天,我坐进里面的房间里,各式的书很多,老板说可以随便选了拿来看。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院子,不一会雨就下的大了起来。
我拿了本《浮生六记》随手来看。
等雨下的小了些,想要到广陵路去逛逛。再次回到那家面食店,已经临近晚饭时间,不少人排队来买炸糍粑。我买了一块来吃,原来这里的炸糍粑是咸味的,作为一个北方人,吃的惊喜。
在街上闲逛一直到晚饭时间,寻了家小店,点了炖臭大元和狮子头。臭大元看起来是普通家常豆腐的样子,吃起来却是臭豆腐的味道,炖过的汤汁浓郁,拌着米饭吃很是过瘾,扬州的米饭大多煮的硬硬的,和菜汤搅拌也不会糊成一团。狮子头和香菇、鲜味菇还有油菜一起煮了汤,非常鲜美的滋味搭配。配了一道凉菜来吃,如此丰富的一顿,结账时不足30元。想想若是来这里生活,也定是安逸满足。

看时间还早,不想在酒店浪费时间,又找了一家咖啡馆。开在美食街背后的小巷子里,租了一家酒店的一层。整个都是被原木色覆盖的装修,宽敞的木桌子是我喜欢的感觉。有一整面墙的书架,是老板的私人藏书,我仔细端详了很久,很合我的胃口。书架旁边是老板到世界各地旅行拍摄的照片,黝黑的皮肤,在荒凉的山间露出牙齿大笑着。

微微觉得冷,要了一杯热巧克力,老板给做了好看的拉花,跟我闲聊了一会。
没有别的客人,轻轻翻书的声音也听的清楚。
后来老板的一个朋友过来,两个人坐在旁边谈文学、谈旅行,他们拿出烟来抽,我抬头问他要了烟缸。老板笑说,等我们抽烟等了很久了吧。
我不怀好意的点点头。

3
早早的烈日已经出来,从酒店出来走了十多分钟的路,到东大门桥的早点摊。一对年纪很大的夫妇的店,摆着破旧的木条凳子。价目表是红漆写在白色门面上,被风吹日晒的斑斑驳驳,整个店面满满的都是时间的沧桑感。我坐在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桌子上,要了一碗干拌面、豆浆、三丁包和豆腐皮包。老太太上了年纪,前前后后总共问了我三遍豆浆要不要放糖。

我那桌子的一角还摆了很旧的半导体收音机,不清不楚的在放着戏曲。老板边炸着油条边跟着哼唱,看起来是个有意思的老头。
干拌面端上来看着只是普通的白煮面条,底下压着虾籽酱油、猪油、香葱等作料,用筷子搅拌均匀,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怎么去理解江南好呢,比起绿树红花,我更喜欢舌头上品尝到的婉约和甜美。在旧旧的巷子里,在手中暖暖的食物中。

BY 闲蛋少女残小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