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夜的那盘大头菜烤年糕

这座南方的沿海城市叫做宁波。在冬至这个寒冷的节气里,这里的祖祖辈辈习惯吃两样东西过节,一个是酒酿圆子,另一个便是大头菜烤年糕。由于我不好甜口,于是大头菜烤年糕便是我过节最爱。

记得小时候冬天的街边时常有小贩支个煤炉架个小锅就开始售卖大头菜烤年糕,一般旁边还会有茶叶蛋和兰花香干(所以台湾的同胞再也不要说咱们大陆同胞吃不起茶叶蛋了,咱可是从小吃到大的),买一小碗,两根年糕,一些大头菜,哈着白气,在街头狼吞虎咽。而到了冬至,家家户户都会自己烤一锅大头菜烤年糕。

宁波的慈城年糕本就驰名远近,那时的年糕不像现在形状丰富,一条条手指般粗细,直接就可煮制入口,那时一条一条的年糕呈井字状叠加,食用前需一条条掰开再泡在冷水里一段时间,捞出后每条年糕或切三段或切两段,就可和大头菜一起烤制。

这大头菜学名芥菜,本就甜香爽口,也是宁波著名特产雪里蕻的菜种。二者结合,加入酱油。幼时没有鲜美的广东酱油,也没有老抽用来上色,宁波本地的酱油著名的有金钟牌和楼茂记,入味上色全凭火候。盖上锅盖,食物在锅里被酱油翻烤入味,不多时大头菜的甜伴着酱油香飘扬四溢,满屋皆可闻味。

小时候的我便会被这味道勾得食指大动,安静地等在那。待出锅,盛上一盘,用筷子戳一块大头菜根吃完再戳一根年糕,回味无穷。有时会跟妈妈抱怨淡了或咸了,可肚子里已是塞得满满的。

如今的时代食肆遍布,天南地北的美食均可寻得。唯有最传统的老黄历依然被世世代代传承。冬至这一天,据说一年里最冷的几天,朋友圈里还是上传着大头菜烤年糕和酒酿圆子的照片,依然互道一句大头菜烤年糕,今天你吃了吗?在这潮湿阴冷的南方的街头,弥漫开大头菜烤年糕的香味,无论多么繁忙,此时只想回家吃上一口。

图&文  耳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