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香椿炒鸡蛋还会远么

眼瞅着要到大雪的日子了,可我却莫名地想念起吃香椿的时节。每年开春,姥姥家住的87栋楼下的香椿树就开始一茬儿一茬儿地冒新芽了,那速度一天窜出老高。香椿这种东西说来也真是怪,人们割得多快他就能长多快,不知道一棵香椿树到底积蓄了多少能量,好像永远都长不完似的。

其实我对香椿并没有过多喜好,总觉得那种奇怪的味道直冲鼻腔,呛人得很。可又觉得吃香椿就像一种仪式,一种礼制,理所应当要吃。好像已经成了春天来了的印记,在我和妹妹眼里,,已经和春天划了等号。

虽然我不爱吃这种不知道算不算蔬菜的植物,但是香椿炒鸡蛋确实是一道颇为惊艳的家常菜。我只在姥姥的餐桌上吃到过,而且应该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出这样奇妙的味道了。当我还没炉台高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个正确的认知:只要姥姥此刻在厨房,那么过不了多久,我一定会享受到一桌丰盛得让人不知从何下口的佳肴,而且从来不会失望。“香椿炒鸡蛋”就是这佳肴中特别出彩的一道。鸡蛋金黄鲜嫩,包裹着切成碎丁的香椿,在油锅的加热下一摊鸡蛋立即凝固,膨胀,变得蓬松柔软,香味也随之飘散开来。

话说,这油脂真是种好东西,仅仅是一勺油,就能把这毫不相干的食材撮合成天造地设的一对,让人爱不释口。对于刚刚出锅的菜肴我可来不及等它变凉,马上夹起一筷子,混着热气放入口中,又或者是卷了热腾腾的烙饼,馒头,一起送进去。瞬间,各种香味在口中炸开:蛋香、香椿香、加热过的花生油的香味,缠绵交织,伴着恰到好处的咸鲜味,混合成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奇特味道。每一次咀嚼都使香味更甚,不知不觉,一盘香椿炒鸡蛋已经见了底儿。这种味道并不精致,也不浮华,反倒十分朴素,非常实在。但就是这种朴素,这种实实在在的香,给我烙下了二十年的记忆,给了我与众不同的春的印记。

面对漫长的严冬,只要怀揣着对香椿炒蛋的希望,多么难捱的季节都会倏忽而过。冬天来了,香椿炒鸡蛋还会远么?

文  大馅儿馒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