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叫中华料理而不是中国料理?

中华料理不叫中国料理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它确实不是中国的料理。

在日文语境下,“中華料理”和”中国料理“在很多时候代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甚至在日文的维基上标明”中国料理“特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料理,属于”本格中国菜“,而更适应日本人口味或者说习惯的菜往往在”中華料理“的范畴之内。

要注意的呢,则是这里完全不涉及所谓”正宗“的问题,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两样东西,相信在国内也不会有人认为西餐的正宗是麦辣鸡腿汉堡吧……道理是一样的,

被称作中华料理的原因则是因为早期的中餐馆都和横滨中华街有一定的联系,而且”中国“作为国家的代称至早也得是辛亥革命之后的事情。而曾经遍布日本的中餐馆”来来轩“(来々軒)在1910年就已经开张了,所以说那时候别说日本了,好多中国人都还没有”中国“的概念呢,更无从谈起”中国料理“了。

说起来来轩,正好可以讲到他们家发明了一道菜,可以很明显的对比”中华料理“和”中国料理“的区别,就是天津饭(另一说为大正轩发明)。

饺子和天津饭,一度成为”中華“的代表

天津饭的做法就是将鸡蛋中打入水、虾仁、蟹肉、葱花、香菇等配料,煎出一张松软的芙蓉蛋盖在米饭上,再浇上大量的芡汁即可上桌,以维基上的几个图为参考:

平民版一些的不会使用那么多蟹肉和虾,或者用蟹棒来代替,而之前看某个节目的时候介绍过大阪大学的食堂菜单中还提供一种天津麻婆豆腐饭,样貌有点黑暗料理= =

天津饭这个名字的来历也是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早年使用的米来自天津知名的小站米,另一种说法是鸡蛋来自天津,我个人的判断是前者稍微靠谱些。至少他绝对不是来自中国,就好像你在19世纪末要是想在大清的饭馆点”李鸿章杂碎“这道著名美式中餐的话,估计会被砍头吧……= =

来来轩的另外一个突出贡献就是拉面,因此它开业的明治43年也有”拉面元年“的别称,而知名的美食漫画《拉面王》更是在2009年,将要跨入拉面1世纪的时候推出了最终决战篇,以拉面百年之轮回为主题做出世上第一的拉面。

最早的拉面评论家大崎裕史将1910年命名为”ラーメン元年“

就好像中华料理和中国料理之差别一样,现在的日本拉面和中国更流行的拉面已经完全变成了两种不同的菜式。那么有没有区别并不大的菜呢?当然也会有的,就是麻婆豆腐。

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四川宜宾的陈建民旅居日本后开始在日本传播麻婆豆腐,陈建民已经在1990年逝世,他的儿子陈建一以及孙子陈建太郎还活跃在饮食界,时不时的也会上一上电视,2003年NHK还放送了以他们家为题材的连续剧《麻婆豆腐の女房》。

日本的麻婆豆腐做法同中国大体类似,最大的区别在于不用或者很少使用花椒粉,也不是特别辣,所以味道上肯定不会令地道的四川人满意,但也能令大多数中国人接受了。

类似的中华料理美食还有饺子,和大家所知道的一样,日本叫做饺子是特指煎饺的,而且最大的区别是蒜在肉馅中会起到至关重要的角色,就我所在的北京而言人们常吃的饺子中似乎很少有放蒜的,因此口味上多少也会有些差异。

除去口味和烹饪方式,最大的区别在于饺子在日本更多作为菜肴出现,用来下饭

其他的菜单还有中华冷面、小笼包、烧麦、水煎包之类,多少有些异同,这也是中华料理在日本发展百年之后慢慢形成的一种制式了。那么这样子的区别会不会让日本大众对中国菜的认知产生偏差呢?当然是会的。比方说我们常讲的四大菜系既川、鲁、粤、淮扬在日本则变成了东西南北系,代表也变成了北京、四川、广东、上海。

这样的划分方式某种意义上体现了日本东南西北四天王的审美趣味= =

基本都是汉字我光说假名那几个了,北京是烤鸭,四川是酸辣汤,广东是鱼翅羹、烧麦、叉烧、虾饺,上海是大闸蟹和云吞。同样的分类方式在美食卖肉漫画《美味的学习之夜》中也有提及——

这个最可气的不是把上海说成酸,而是说成酸还画了一头蒜,要是让周立波知道了得多尴尬

虽然北京菜确实脱胎于鲁菜,而上海本帮菜也和淮扬菜一脉相承,但实际上北京菜在早年鲁菜之外又融合了很多满族回族的做法和思维,上海菜更是将安徽的浓油赤酱输入血脉之中自成一派,这算是日本人”脑叶里的中国“吧。

这样的差异可以说在哪都会有,我小时候一直觉得红烧日本豆腐就是正宗的日本料理。

好在正不正宗和美味无关

BY 伊字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