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进行时 冬天也温暖

作为一个吃货,一年四季都是吃火锅的好时候,但是冬天,吃火锅更有一番美妙。

记得有一段时间,我喜欢去热闹的地方找存在感,所以老是一个人去吃呷哺。一个人通常不用等位,插个人缝就可以悠闲自在地点餐了。看看对面或者旁边吃饭的人们,总是在这种超级大市场的感觉里,发出深深的感慨:“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安静地踏实地安心地放松地看着清澈的汤翻滚,把青菜肉丸牛羊肉慢条斯理地放进锅里,看它们在锅里迅速煮熟变色,再夹起来放进碗里,用麻酱搅合一下,不咸不淡正好,吃吧,一点一点地吃。整个世界只剩我和那锅汤底、麻酱碗和青菜肉丸牛羊肉之类。吃完整个人暖和得都出汗了,然后抬头又看看对面的或者旁侧吃饭的人们,穿好衣服拿起包,带着一身的火锅味推门离开,继续我各种忙乱的生活。

后来吃呷哺的行列中陆续加入了诸多好友,呷哺的味道也因为这些朋友而更加丰富,就像一位朋友喜欢咖喱的锅底,总是怂恿我尝试一下;有位朋友喜欢鱼卷和杏鲍菇,烫好了直接夹到我碗里,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每次必点……

当自己融入到这个城市,认识越来越多的人,其中一个收获是吃的火锅越来越多。还记得第一次在海底捞看到甩面的表演;还记得在四川人火锅聚餐,大家吃饱了玩游戏到半夜;还记得在地铁里和同事偶遇,被强拉硬拽到聚宝源参加他们的团建;还记得和朋友相约东来顺,铜锅、炭火、手切羊肉,在我眼里都是新奇;还记得宽板凳老灶火锅的九宫格,辣得让人上瘾;还记得重庆神鲜火锅, 入口有“霸道“两字,中式装修,古朴桌椅,自有一番江湖气息……

每次朋友相聚,最有建设性的提议总是吃火锅,在奔赴火锅的路上,心情不由地雀跃,走到火锅店附近,浓浓的火锅味道扑面而来,紧紧环绕,全身心开始慢慢舒展,每个细胞都在和火锅味热情地拥抱。推开门,人声嘈杂,没有哪个火锅店是安静的。人们围火而坐,暖暖的,说笑调侃,尽情地吃,尽情地说,嗓门一个比一个大,这才叫热闹!外面冰天雪地,室内热气腾腾、香气弥漫,每一个人都是神采飞扬—— 这辣爽,才正宗!

不由得想起火锅的起源,不得不说这是老祖宗最伟大的发明:据说最早的火锅是用鼎煮的。大约一万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发明了最早的容器——陶制的鼎,只要是能吃的食物,通通都丢入鼎内,然后在底部生火,把食物煮熟成“羹”,这就是最早的火锅了。

一万年的时光流逝,火锅一直忠实伴随,温暖了世代人的身心。走吧,今晚咱火锅去!

文  倪晓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