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的鸭赚

温州的瓯江浩浩荡荡入海,其源头在龙泉,那地方的人会造宝剑,曰龙泉宝剑。龙泉进入雁荡山,叫楠溪江,一溪清流,绕山悠悠流淌。瓯菜的源流,也是十分长,有许多菜名用的古汉语。不过,鸭赚属当代,据说其兴起时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

温州是一个水城,从其规模来看,应比苏州还水,跟威尼斯那样的水。温州城现在有两条大道,一曰信河大道,一曰蝉河大道,这两条大道,原来就是河,信河和蝉河,是在六七十年代将河填起,革命性地将水街改成旱街。就将一座东方亚热带的威尼斯城市,变成了平庸得跟任何城市没区别的城市了。然而,毕竟温州水城,有瓯江,紧邻大海,即便山中,水系也发达,曾成就过谢灵运,一任永佳知府,开了中国山水诗之先,亦成鸭子的天堂。

说鸭赚。水城有鸭子,大规模养鸭以后,温州副食加工业崛起,有名牌“乡巴佬”,分解了鸭子,鸭舌成了一道名菜。我在温州吃过好几顿鸭舌,它是一道凉菜,卤鸭舌,风至半干,在口中细嚼,韧性十足,颇为耐嚼。然而,我却是在网上遇到温州人南方朔,他告诉我,温州人叫鸭赚,不称鸭舌。这情况很严重,我没想到会产生如此重大失误,因为,我向以熟知温州自居,此便穿帮了。

说的是温州话中,舌的发音同亏,这么说,吃鸭舌就是吃鸭亏,每一个汗毛孔里都布满商业细胞的温州人,便不乐意“吃鸭亏”,索性就改了,叫鸭赚,请客也就成了“吃鸭赚”了。至于猪舌,则照例叫口赚,只有人舌名不变。鸭赚和口赚,这样的菜名确可以反映温州人性格,不好听,不顺耳,最关键是不吉利,那么就改掉它,叫赚还不行吗?

温州人做实业和做贸易走在前沿,他们对于细节的把握登峰造极,温州人对三样东西最喜欢:电话、电视和录相机,三样东西那是采集信息的工具,不为娱乐。温州人除了把鸭舌改叫鸭赚,他们在其他方面也出语惊人。比如温州人要政府干事,就直通通地说:拿人钱财,予人消灾。意思是,你政府收了我们的税了,你就得给我们解决问题。近几年,在浙江省经济排名中,温州市已落在宁波之后,这与诸多温州商人不满温州投资环境迁厂上海有关。温州商人觉得在上海投资,章子一次性就盖完了,在温州还麻烦得要死,于是纷纷迁往上海去,逼得温州政府来了一次“效能革命”,就是要提高服务效率。

从一碟鸭舌看鸭赚,或许可以看出温州人的思路,人皆图吉,但国人不能久长时间停在词语的游戏上,一句万事大吉可以令人一乐,然有否万事大吉,值得研究。吃一碟鸭而发起来的人,在温州估计也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