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在“烤”,冷面才好

我的家乡哈尔滨的美食有很多,可最令我念念不忘的,还是那一小碗路边的烤冷面。

据考证,烤冷面在上世纪起源于黑龙江密山,于近七八年名扬哈尔滨,走向全中国。这些年我走遍了不少地方,吃过大江南北的“哈尔滨烤冷面”。可这些号称“正宗的哈尔滨烤冷面”,吃起来却总感觉不是那个味儿,可真要寻思深究起来,它的配方搭配,各个方面倒也是遵循着烤冷面的做法来的,还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呀。

说起哈尔滨,第一印象都是那寒冷而漫长的冬天。可即便是零下三十度的低温天气,也丝毫不会减退人们对美食的热情。即便是在冬季,大街小巷的流动小吃摊位也是有增无减。下午三点半左右,天就要黑了。而等到四点多放学出校门,外面也已是华灯初上。

这时候中午吃进去的东西早就在寒冷之中消化干净,肚子一饿,走在街头,迎着寒风,忍不住直打哆嗦。此时,缩在脖子,张眼望去,隐约看见远处亮着橘黄色的小灯。不用思量,那就一定是烤冷面的摊位了。看着那橘黄色的小灯,仿佛温暖在召唤着我,忍不住捱住饥饿,快步往前奔去。

1

“整个烤冷面,双蛋不加肠!”
“还是多放辣椒不要醋?”
“对!”
话音刚落, 师傅用手中的两个小铲刮刮那一大块铁板,轻轻将鸡蛋一嗑,白黄相间的蛋液便在乌黑的铁板上自由地滚动着。一张黄色的冷面迅速盖住了调皮的鸡蛋,没一会儿,用两个小铲插进冷面里,手腕轻轻一转,冷面就烤好了。

然后就凭你喜好加调料了,浓稀均匀的酱料涂抹在荷包蛋之上,使原本就美丽的颜色又加了一点红。撒黑胡椒,再放糖,之后放点白芝麻,白色的点点镶嵌在红色的辣酱之上,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然后再从上往下放一层香菜和洋葱。东北人多重口味,大多和我一样爱吃辣,师傅也往往不会吝啬那点辣酱。如果是常客的话,去个两三次师傅也就会记住你所要的口味了。

一口冷面入口之后,你就回觉得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冷面在嘴中略有弹性,让人回味无穷,各种调料把美味演绎得恰到好处,配合着蔬菜的清爽,早已让人迷醉。所以纵使在寒冷的冬天,一份烤冷面就足以带给人无穷的温暖。

4年前,我离开了哈尔滨,来到了陌生的城市。在这里,最令我不习惯的,还是大街小巷上总也找不到推着三轮车做烤冷面的。煎饼果子反而随处可见,但怎么也代替不了烤冷面在我心中的地位。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听到路边传来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正宗哈尔滨烤冷面!绝对正宗!”我不禁加快脚步,用同样的口音回应他,要了一份烤冷面。后来,老板告诉我,他也是哈尔滨人,十几年前背井离乡,外出谋生,卖了5年烤冷面了,还收了几个徒弟,算是最早把烤冷面带到北京天津的人了。得知我们同为哈尔滨老乡,还给我的冷面里加了一根鸡肉烤肠。

虽说它用的是纸碗而非塑料碗,放的是紫洋葱而非白洋葱,而烤肠也不是我从前吃惯的猪肉肠。但是我却吃出了家的味道,这才是“正宗东北哈尔滨烤冷面”的味道。
那一天,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我在落破的街头上,吃着不算最正宗的烤冷面,却第一次着实地感受到了由心达胃的满足。

许多时候,我们心中总有一个no.1,这个no.1里包着所有坚硬的倔强和不为人知的抱负。但是,我们也挣脱不了远行。我想,只有妥协,才治得了味蕾之上的躁动和思念吧。

文/李小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