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之萌:分瓣生蒜苗,浸水发豆芽

春分节气,在南方可以去挖荠菜挑马兰头了,我们这儿窗外还会时不时地飘着雪花,一边下一边化。门前的小菜园里积雪正在消融,春天还没来,心却想着能有春芽可撷,让清鲜的春味平抚一下整个冬日的肥腴脂腻。蔬菜店里,摆上南方运过来的青绿色豌豆苗和大棚里催生的酒红色香椿芽,而更多的人家却找出入冬时囤下的几斤大黄豆绿小豆,准备自己动手发豆芽。

以前黄豆金贵,上秋打下的几十斤黄豆,姥姥多用来换豆油吃,剩下几斤总是要等菜窖里白菜没剩几棵,酸菜缸也见了底的春分前后,才舍得拿出来发豆芽。先把黄豆洗一洗,再泡一晚上,底花红边的搪瓷盆用开水烫一下,把泡好的黄豆拎干倒进去,添清水刚刚没过黄豆就行,口罩布改制的白棉屉布往上一蒙往热炕头一放,一天换两三次水,换水的时候再端着盆上下颠一颠,澄出浮起的豆皮儿。几天的功夫黄豆芽就发好了,像一只只挤在一起的小蝌蚪,晶莹肥润。点油清炒再切点胡萝卜丁进去,舀一勺和新出锅的白米饭一拌,一盘春光,美味无敌。现如今,多是三口人的小家庭,可以用旧玻璃瓶,最好是广口或平口的,先用热水消毒,再把泡一个晚上的豆子放进去,加水,瓶口用纱布盖上,橡皮筋固定。放到暖气片上或有阳光的窗台上,一天换两次水,也可以发出一瓶鲜嫩的豆芽。发好的豆芽要放在冰箱里,最好两三天内就吃掉。懒人就买个蔬苗专用栽培机,还可以发点绿小豆芽、芝麻芽、萝卜芽。喜欢自己动手的,就从泡种开始,看着种子一点点膨胀,胚芽冲破种壳,新生的能量快得超出你想像,充满春天才有的活力,刚刚破种而出的芽苗,集根、茎、叶于一身,味道鲜美。水份含量少,有着市售绿豆芽没有的植物清香,或清炒或凉拌,怎么吃都好。

p8318806

除了发豆芽,家里囤了一冬的大蒜辫在越来越明亮的春光里也开始钻出淡黄的芽尖儿。赶紧顺势把它们剥皮分瓣儿,码在破了边的碗盘里注上清水生蒜苗吧。还没生根的蒜瓣有时会不听话地东倒西歪,可以用干净的细铝丝或细笤帚米一瓣一瓣穿好围成陀螺状码在大碗里。如果嫌水生的蒜苗细瘦,也可以铺一层细沙土,把蒜瓣一个一个码在细沙里,时常喷水保持沙土湿润,这样生出的蒜苗更粗壮,剪了一茬还能生出一茬来。以前每年三月一开学,妈妈就在自家窗台生上满满三盘蒜苗,一盘比一盘晚上三五天,刚开始生出的一盘蒜苗总舍不得剪,偶尔只在早晨给我们煮面条时,剪个二三根,切成细末,撒进面里提提味儿。等一盘子蒜苗都长得两拃高,才贴根齐刷刷地剪下来,油绿绿的一小把,切段,炒鸡蛋、炒五花肉都鲜香无比。

想来那些散发着诱人香气的事物,植物也好,食物也好,是一辈又一辈人贪恋的东西,也是漫漫人生的一点宽慰。从姥姥、妈妈那里学会了自己发豆芽、生蒜苗,还有把发芽的洋葱头、切下来的萝卜头、胡萝卜头随手浸在水里,让新叶、新芽长出来点汤拌菜,如今却应景成就了纯天然、无公害,其实不过是牵肠挂肚着那远远记忆中飘来的简单味道,也让尚在飘雪的生活里多点让人愉悦的初春气息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