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那烤得吱吱冒油的脑花儿

多年前,与一位在四川读书的朋友讨论过一个颇有意思的话题:“猪身上哪个部位最好吃?”

我的食谱很广,所以猜测也不得要领:“腰花?”“肥肠?”“里脊?”“猪颈肉?”

朋友摇摇头,全给否了,最后故作神秘地说:“不懂了吧,最好吃的,绝对是脑花。”

脑花?不就是我们平常说的猪脑子?这种软趴趴、腻歪歪,像豆腐一样没有嚼劲,还散发一股奇怪的、似腥非腥、似油非油的味道,有啥好吃的?

那时候,我对脑花,也就是猪脑的理解,还停留在小时候妈妈买的一整个猪脑,清蒸了蘸酱油吃的印象中。试着尝一口,腻而无味,不好吃,放弃。

似乎看出了我的好奇,朋友笑了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跟我搓一顿去。”

那天晚上,他带我七拐八绕,在一家挂着“阿公烤脑花”的小店门口停了下来。

老板陈哥是地道的四川人,口音和当时很流行的电影《疯狂的石头》差不多。更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和我的朋友是老相识。朋友放暑假从四川回杭,火车上遇到了来杭州打工的陈哥,一聊二聊,自然就熟了。

因为朋友的关系,我也有幸进了这家店的后厨,目睹了老板制作“招牌烤脑花”的全过程。

其实,名为“烤”,却不见明火,还是以炸为主:

先把一整个洗净去膜的白花花的脑花改刀切麻将牌大小的块,用水淀粉和鸡蛋上浆,然后温油炸到金黄起锅。

再下郫县豆瓣、蒜苗、青红椒、甘蔗块、蒜油急火炒成浓卤。

最后把卤汁、辣椒面、花椒和大量香菜淋在已经微微发脆的脑花块上,香味 四散,算是成功。

可以想象,这一盘烤脑花上桌的时候,我是多么食指大动,一扫而空。怎么形容呢?炸过之后的脑花,外皮是香脆可口,里面的内容却已经缩小,保持了柔嫩的口感,却又略带嚼劲,有点像是炖得很酥糯的牛筋。配上浓墨重彩的卤汁,实在是相当惊艳。

唯一的不足,应该是这道菜太油腻了。脑花是重油之物,经过油炸,再配上油花花的卤汁,一筷子下去,像是在油里捞菜。这样的一顿饭,罪恶感还是很重的,不过美食不可辜负,大不了吃完跑几圈就是。

我们和陈哥边吃边聊,听他谈家乡的烤脑花。他说,其实在当地,确实有人用锡纸明火烤脑花的,快熟的时候,再加花椒和油。这样做出来的烤脑花更香,但也更油,大概不适合江浙一带人的口味,他来这边做生意的时候,就改良了。

我拍了拍胸口说:“我不怕油,下次上门,你给我做一次试试?”

陈哥笑了笑说:“要吃就今天啊,下次又不知道啥时候了。”

我摸了摸软趴趴的肚腩,天人交战了一番说:“算了吧,今天都吃饱了,再吃又得重好几斤。”付了帐,和朋友悻悻离去。

没想到的是,这句“下次不知道啥时候”,竟然一语成畿。后来的半年里,我忙于实习、找工作,一直没功夫出门夜宵。而介绍我和陈哥认识的那位朋友,也因为工作而去了外地。

半年后,当我想起这票事儿,重新去探访的时候,早已不见了这家“阿公烤脑花”的影子,旁边住着的阿姨说,好几个月前,老板就打包关门,把店面转租了。

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吃上这道正宗的明火烤脑花。个中遗憾,用“及时行乐,过期不来”八个字总结,再合适不过。唯最近看到报纸上说,吃猪脑容易升高胆固醇、并导致男性阳痿的时候,才寥寥感到稍许安慰。

出品 | 食味艺文志(微信号:SWyiwenzhi)
作者 | 魏水华(微信号:qyqy1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