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少不入川

独自旅行是件很辛苦的事,安排行程和住所,在陌生的道路间找到下一站的目的地。可不得不说,我发现自己对这种沉默的旅行渐渐上了瘾。
随遇而安的自由感,大大的战胜了无言以对的孤独感。

北京忽然变了天,出发时冷的不得不多穿一件外套。又是早班的飞机,睡眼惺忪的拖着箱子,在航站楼寻找登机口,走了很远的路。背包里带了本《断舍离》,在飞机上看了大半。很口渴,问空姐要了凉茶喝。
太阳晒的像夏天,中途拉下了遮光板。快要抵达的时候,把脸趴在窗户上,看着飞机逐渐驶进这片宽阔的盆地。怀揣着对全新旅程的期待,隐隐的兴奋起来。
有比北京清新的多的空气。
机场巴士因为施工的原因,需要步行将近一千米到站台。一路看着窗外的风景,从郊区行驶进市中心。

下车第一顿吃了蛋烘糕,古旧的木头小车子,用红色胶带拼成了简单的字。有咸味和甜味可选,肉松沙拉的柔软甜蜜,香辣酱土豆丝的回味悠长,简单又惊艳的街头味道。和朋友站在摊位前,用白色的薄纸垫着,老板刚刚从小锅子里烘出来,喷香温暖。

到春熙路,吃在网上看到别人推荐的春阳水饺,红油水饺做法与北方不同,纯粹的肉馅,饺子皮略厚却筋道,红色的辣椒酱料和蒜泥混合,饺子咬一口沾一下,滋味浓郁。酸辣抄手汤汁味道也是意料当中的过瘾,酸酸的口味刚好缓和肉馅的油腻。
每种各点一份,和朋友两人吃到一半把碗互换过来。只有十分亲近的人,才会用这种温馨的方式品尝美食吧。

接下来是旁边的冒菜馆,蔬菜和黑椒牛肉,端上来就浸在鲜艳的红油当中,上面撒了花生碎、葱末、香菜、辣椒圈,把菜当到米饭上,撇去多余的油,原本单调的菜叶纤维中吸收了丰富的味道。搭配了温热的紫薯汁来喝,吃的辣了喝上一口,从嗓子到胃都感到舒服。

深夜里在平凡无奇的街边小摊吃烧烤,肉类的烤串提前被丰富的佐料腌制过,还带着油滴滋滋的在缝隙中冒着小泡泡,被老板摆到不锈钢的大盘子里。醪糟粉子里加了荷包蛋,煮的软硬适中,鸡蛋黄呈现半透明的颜色。吃的口舌干燥,喝上一口,糯米粉子又弹又柔,吃起来感觉温顺。此前辣味肉串对于舌头和喉咙的刺激减消,再取上一串,把这由剧烈转为平和的过程又温习一遍。

计划行程时忽然想要体验一下青年旅社的感觉,趁着还算青年的时候。
从地铁站出来按着地图寻找,附近买了锅盔,选好馅料,老板现场在锅内烘热,白色劲道的面饼,薄薄的从中间剖开,青笋用红油拌过,塞到饼中,吃起来脆脆的很清爽。
青年旅社是古旧的木门,进门有宽敞的大院子,摆了藤桌和藤椅,有人在懒散的打麻将。四人房间有像是大学宿舍的两个上下铺,每个床位都有单独的置物架、台灯和小窗帘。虽然简单,却也贴心舒服。
晚上的时间没有景点游览的安排,沿着门前的小巷子散步,路过各色的小食店铺,售卖包子、蹄花、面条等等,晚饭时分散发着幽幽的市井香气。
乘车到万达看电影,买票的队伍排的像春运时的火车站。边排队边用手机查看时间,发现余票不多,用手机下单后在旁边的取票机取票,果然比人工有效率不少。

看完电影,打车到宽窄巷子附近。
之前看了攻略,有家知名的鱼香排骨面,到了被告知已售完,于是换了豇豆肉末面,还有一份蒸蛋。成都的面大多有大小份可选择,最小可点一两面,吃完刚好,不会剩余浪费。细细的面条吸饱汤汁,里面的佐料前所未有的精致。

路上熙熙攘攘的都是游客,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人造的复古建筑,总觉得少了些历史风味,商铺在售卖当地的小吃,后面的小牌子写着陌生的食物名字,新奇的游客争抢着尝鲜。

走到做三大炮的摊前,也买了一份,咚咚咚的三声响后,一份红糖糍粑端了过来。温热,吃起来粘粘的,又有红糖的香甜。
走的累了,到白夜酒吧休息,外面的院子和里面均已客满。店员在吧台加了凳子,因为忙碌不单独卖鸡尾酒,只得点一杯冰镇百威,自斟自饮。
瘦瘦小小的驻场女歌手在唱王菲的歌。当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吻,就给我一个吻。
喝完啤酒,返回休息。大概是因为陌生的环境,朦胧躺到三点一直没有睡着。

第二天早晨在另一个锅盔店买了麻辣牛肉馅的,在平底的钢板上煎成金黄色,整个面皮都浸在油中煎的酥脆,咬下一口掉落大片的碎片,脆脆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好像是好味道的窃窃私语。牛肉馅冒着热气,吃下一半就觉得饱了。

在旧城区的街道上一路走着,路过一家老麻抄手店,点了一两抄手,微麻。猪肉馅里混合了藕丁,在油腻里加了些爽口的感觉。
老板极力推荐其他的店中小吃,无奈肚子没有余量。

在杜甫草堂,沿着小路走到相对僻静的地方,对着竹林拍照。坐在凉亭里面,整理拍摄的照片。没有人帮忙拍好看的旅行照片,自己却更容易发现并感受眼前的美景。

博物馆附近找到一家国营的小吃店,工作人员都是热心的大叔大妈。旋子凉粉形状像是刀削面,比寻常的凉粉更加筋道,撒了辣子和白芝麻,底下铺了浓香的酱,拌着吃。甜水面整个一碗是长长的一根面条,粗粗的,嚼起来有些费劲,像是麻酱掺进辣椒油中混合的料,甜中带辣的味道,一根面条慢慢的吃,一点也没有剩下。

在青羊宫里能看到来来往往的道士,像是走进了穿越剧中。

文殊坊附近有家老妈兔头,下午没有人用餐,进门的时候服务员躺在椅子上打盹,买了五香和麻辣味的,打包带走。

在隔壁的面馆点了一份宜宾燃面,依旧是一两份的。南方的面虽不像北方的满满一份,各种佐料把味道调的时常感到惊艳。
吃完面又吃下两个兔头,嘴巴麻麻的。加了一个醪糟粉子,一想到回去就很难吃到,每一口都故意放慢了速度。在面馆坐了足有一个小时,店里只有我一个客人。

在文殊坊的小吃街上,有一个手工做龙须糖的老太太,在路口的拐角处,娴熟的把糖拧成一个个小团装进盒中,现买现做,站在一边看了许久,只是觉得有趣。
傍晚时分,想去清真寺转转,按着地图走,不知怎么转错了方向。路过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民工的晚餐时间,一人捧着一个大碗,里面有米饭和辣椒炒菜。几个人晒的皮肤黝黑,坐在马路牙子上吃的津津有味。

晚餐吃了一品蒸饺,只要四块钱一屉,一只饺子比小笼包还要大,在小碟子里盛了醋和辣椒沾着吃。老板像是广东人,讲普通话的时候带着些南方的口音。店里工作人员只有他自己,又是厨子又是服务员,如果正在厨房中忙碌,进来的客人只能自行坐在位子等候。
到峨眉电影制片厂的电影院看了《黄金时代》,走廊里面摆了旧的电影道具作为展览,厚厚的都是时间的味道。
三个小时的电影,看的入神。片中提及的萧红作品都用手机记录了下来,准备后续做一下补习。

成都的深夜变得凉爽起来,火锅店和串串店依然热闹。
这里的生活永远都是这么不紧不慢,人们讲话也是慢悠悠的,好像很少有什么事是着急去做的。
听人们说,少不入川。这样的悠闲和潇洒,是会消磨意志和决心的。

临行前看到一本书里说,旅行中记忆最深的,永远不会是什么著名的景点,当回忆时,最好的是在路上的某一刻心情。
索性在行程里,抽出了大概一个下午就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遇到喜欢的小食就进去尝尝,饱了就沿着路往前走。偶尔街道上遇到少见的陌生树木,听到陌生的方言,自己忽然会有归属感的渴望。

长期漂泊的生活,只是因为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来栖居。
长期一个人生活,大概也是想要找个一个更好的人来陪伴吧。

BY 残小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