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吃粽子,却把端午节过得更文艺了

端午还没放假,群里聊了一上午粽子。

有人说,“我们端午吃鸡蛋!”

目光全部集中到她身上,你们不吃粽子?你们不纪念屈原?非我族类?你家是哪里的?

“山东曲阜,孔孟之乡,礼仪之邦。”“楚虽大,非吾族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端午节,我们不跟着他们吃粽子,吃鸡蛋!”

好吧,非我族类这话,她说出来似乎更有底气。

“我老家端午吃鸡蛋,六月六吃炒面,家有小孩的,六月六把大门关上,从墙头上往街上洒馒头,还有水果,大人小孩都抢。”“抢一个馒头都抢两瓣儿了,还有人撑着围裙在墙外接。”

大家关注的话题,马上又从粽子转移到馒头上,“你家现在还扔馒头吗?”

“不扔,我要是在北京往楼下扔馒头,还不得把我当神经病!”

“没事儿,我家中午没馒头了。”

不说端午吃鸡蛋,还以为大家都吃粽子,连东北的朋友也说收到了来自南方某斋的粽子礼盒,蛋黄粽,肉粽。

“端午节,我们也吃鸡蛋。”一名资深潜水员冒出来表示认同。而且具体描绘了在这一天吃鸡蛋的场景。

“端午早上早起来,拿着煮好的鸡蛋到门口的菜园里,要在菜园里有露水的时候吃,这样小孩子吃了夏天不肚子疼。”“还记得自己种的蒜苗儿,叶子上一层露水呢。”

如此一说,与端午驱毒联系上了。小时候,喝凉水喝得肚子疼,我也用滚烫的鸡蛋滚过肚皮。

“艾玛,想想就很美好呀~ 今年端午我要吃鸡蛋!”

“但是家门口没有菜园子。”

笑cry

还有,这是青麻地的老朋友echo补充的一个案例,她老家江苏沭阳,也在五月五吃鸡蛋。

她说:“我们老家的习俗是端午吃煮鸡蛋,割野菜烧水给小孩子洗澡,然后给他们系上花绒线。六月六吃炒面,把孩子手腕上的绒线剪下,扔到房顶。让喜鹊来把绒线衔走,衔到银河上给牛郎织女搭桥,七月七相会。”

五月五,六月六,七月七,从端午开始,大人小孩以及喜鹊,就在为牛郎织女张罗一年一度的相会啊。

这个地方的祖先好文艺!

“所以小时候一过六月六,我就常常看屋顶上的绒线,看它何时会被喜鹊叼去搭桥,结果常常是在阴沟里看到它们。。。”

有人又 笑cry

关于端午,你还有什么有趣的记忆吗?

我想吃黄米粽子或小米蜜枣粽子。

以前在通州,西海子早市,有一位老太,一年四季来卖粽子,每天早晨,骑着三轮车,装满两桶。听说她的粽子包得很好。端午前几天,更抢手。一桶江米粽,一桶小米粽,小米粽是只在端午推出的,去得晚了,只能望桶兴叹。

BY 大地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