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那么大,可我只想吃你

看过《舌尖上的中国》的人都知道,四川重庆地区那酸爽脆嫩的泡菜。辣椒、生姜、萝卜、豇豆是毫无疑问的主角。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那就是酸菜。不像辣椒、生姜之类简单洗洗泡泡就可以了,酸菜的做工要稍微复杂一些。

青菜初长成时,要一片叶子一片叶子摘下来,晾晒。在菜叶干中还带点湿润时,收集起来清洗。在乍暖还寒的初春去池塘或者水库洗这些菜叶子也是一件苦差事,那些细小的沙粒都卷在了干瘪的菜叶子下,虽然洗的过程辛苦了一些,但清洗完毕后那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也就觉得一切工作都是值得的。

沥干水分,放进泡菜坛子,待菜叶子咕嘟咕嘟地喝饱水,吸收椒、姜、蒜的精华,再与自身香气融合到一起时,酸菜就差不多“化茧成蝶”了。这时,光是闻闻那泡菜坛子的味道,就能让馋猫们直吞口水。

这一罐自制酸菜,那可是土豆丝面条必不可少的关键材料呀。猪肉切成细丝,酸菜切成细段,土豆丝用水漂着,葱姜蒜备好。锅烧热,放入猪肉丝,翻炒出油,姜蒜入锅,煸出香味,倒入淘洗的土豆丝,放适量的盐巴,翻炒,掺水,加酸菜,熬煮。

如果想吃到入味儿的土豆丝面条,就得让锅里的汤汁尽情地翻滚。还可按自己的喜好添加青菜等其他配菜。面条快要熟时,将之前淘洗土豆丝剩下的淀粉搅匀倒入锅中,搅拌,这样煮出来的面汤就黏稠嫩滑。加入葱末、佐料,鲜香酸爽的土豆丝面条就可以开吃了。

出门在外,免不了挨饿受冻。一天工作下来,早已没了力气,要么泡面解决一下,要么零食凑合一顿。有时候,吃着饭店里的大餐,却怎么也吃不饱。这时开始想念妈妈做的土豆丝面条,那古老的烧柴煮饭,那遥远的大铁锅子。在寒冷的冬天,蹲坐在灶台前,望着锅里咕噜咕噜扑腾的食物,闻着麻辣鲜香的滋味儿,外面世界受的那些委屈,统统都逃到九霄云外去了,整个人只觉得畅快。

工业化的城市里早已只剩下速度,人们等不了面条、汤汁、材料的充分融合,受不了他们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的漫长过程,常常是锅里熟了的面条与躺在碗里的佐料匆匆会个面,便迫不及待地吃进了肚子里。

年轻的时候,我们斗志昂扬,自以为洒脱,仗剑走天涯,去江湖里闯荡,以为距离就是最理直气壮的借口。工作忙,身体累,朋友约,生病了,要出差,要旅行…就像不爱一个人有千万种理由,而爱一个人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当我们不想回家时,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

世界那么大,我们只想着远远地逃开,到处去浪。我们像侠客一样洒脱,带着不可一世的勇猛,决然地告别家,去未知的世界闯荡。我们自以为有坚固的盔甲来抵御江湖凶恶,自以为疲惫是好好睡觉休息就可以解决的。

可在就是在这么一碗朴素的土豆丝面条,迷住了侠客的泪腺。脆生生的土豆丝儿,浓稠的面条汁儿,搭配上酸辣清爽的酸菜,竟然一下子催促出食欲。侠客的所有疲惫,也就在热腾腾的面汤前,行迹暴露,无所遁形。

熟悉而平淡的味道,在舌尖一点点苏醒。我们仿佛回到小时候,那时我们还只是一群舞刀弄剑,在村头巷口追逐嬉闹的小屁孩。只要母亲的吆喝一声下,小伙伴立马解散归家,吃上一碗面条儿,再出来浪荡。那时土豆丝面条永远和怀揣远方的江湖梦相伴相随,一如巷口嬉闹累了,就打道回府,回家吃面去。

如今呀,面还是原来的味了。侠客更是真正踏入江湖,倒是不要走太远,才像儿时一样,听得见母亲的吆喝,才可以回家吃上一碗土豆丝面条。也别等太久了,不然面凉了,不好吃呢?

文/水尽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