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萝卜老鸭汤的滋味

已经离开那个成长的小城三年了,来到也只有几百公里以外的城市上学。虽然在饮食上没多大区别,但好歹也算离乡,在嘴巴寡淡的日子,脑子里全是老鸭汤的滋味,在高三的苦日子里给我一丝安慰期待。

整个高中我都是住在二伯家的,周一到周五都是在学校自己解决吃饭问题,高中的食堂不像大学那样让人中意,说起那都不是吃饭的地方,永远只有咸味。一份土豆上往往还有密密麻麻的盐粒,有时还会吃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内存卡螺丝钉头发,所以每个周末的饭菜很是令我期待。

二伯家是婶在家,带着自己的一个孩子和我,平时就是做些烧饭洗衣的家务,没有固定的工作,所以平时有充足的时间足够的耐心去烧一手好菜。高三的周六是上上午和下午的课,晚上就是自行安排。最后一节课总是历史课,在受过一个星期的煎熬之后,那一节课甚是难熬,总是在很早以前就准备放学,铃一响就开始狂奔,总是前几个冲出学校大门,路上的人大多以为我疯了,只是不知道家里有一份老鸭汤早已为我准备好。

一阵狂奔之后,回家总是一样的场景,桌上一碗米饭,一双筷子,还有几个其他盘子,而厨房就是婶还是在忙碌的身影。顾不得洗手就抓上筷子开动,总感觉米饭夹杂菜就像润滑剂一般一路滑向了我的胃。而婶这是总是会闻声出来,总说着吃慢点吃慢点,一边让我多吃点这个那个的。

不多时酸萝老鸭汤就该登场了,一个大磁碗里,上面飘着滴滴油星,可以穿透澄澈的汤看到红色的枸杞,切成小正方形的晶莹酸萝卜和干净的带有点焦黄皮鸭肉。食材配料都极其简单,鸭子都是楼下市场普通卖的鸭子,老板说是乡下的,但也不确定,现看现杀,还帮着宰,回家来就是一坨一坨的鸭肉了,皮和肉之间往往有有一层薄薄的黄色的鸭油。酸萝卜是自家泡的大酸萝卜,其他的除了盐就没什么好交代了。总是先喝一碗汤,超烫,就算轻轻喝一口,也会从口一直暖到胃里,那个爽劲鲜劲,感觉一周我都在为这一刻,奋笔疾书的疲惫消失。酸萝卜有一股陈坛的韵味,不是统一的老坛那酸爽,那是混杂着老鸭的味道,酸劲有所收敛,变得含蓄,开胃生津。鸭肉则黄皮淡粉色的肉,夹杂着酸萝卜的陈香酸爽,呆板的鸭肉活了。婶往往都是不停的穿梭在厨房和饭堂之间,不断给我呈上她花了一下午时间做的汤。

来到这个城市,有很多老鸭汤店,品种繁多食材也丰富,也去吃过很多次,汤确实鲜,鲜得多余满是味精的味道,酸萝卜再也没了开胃生津的效果,鸭肉呆板难以下咽。不知道是不是吃过了一道上心满含感情的菜肴,那道菜将永远成为记忆中的菜,其他的再怎样都不是那滋味了。

文  啵剁儿斯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