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像酸菜白肉一样的姑娘

若要我用一道菜形容X小姐,那就是酸菜白肉。当然,这不光是因为她是个东北姑娘。

东北菜总给人一种“接地气”的感觉,大盘大碗大锅炖,一点都不风花雪月。

同为中文系毕业的姑娘,X小姐真是太不文艺了。在我们纷纷还在用青春阅读世间渣男的时候,X小姐已经悄没声息地找到了日后的老公,是长相平平的理科男,南方人,笑起来憨厚中透着一点狡黠。

才刚刚毕业,X小姐就和要出国留学的男朋友扯了证,开始了异地分居的婚后生活。花样的年纪,浑身都散发着胶原蛋白的新鲜味道,也有动机不明的男人来搭讪,但X小姐意志坚定,用她的话说“都给我滚犊子”,平安无事地等到了老公学成归来。

X小姐偶尔会在群里给我们发她和她老公的微信截图,非常的少儿不宜。不要想歪,满篇都透着大东北气息的脏字以及屎尿屁,离罗曼蒂克隔着一百个乡村爱情故事,而老公基本就两种反应:“好好好”和“嘿嘿嘿”。

X小姐每次给我们发都是为了吐槽她老公有多二,但每次都被我诠释成花式秀恩爱。就是那种老婆让老公滚,老公摔门而出,半个多小时以后拎着早点回来的款式,非常的有生活气。

作为根正苗红的东北姑娘,X小姐一向作风彪悍,连我这般自诩为北京大妞儿,也只有自愧不如的份儿。那些花式撅鸡贼同事,教训无功德中年妇女,虐打揩油猥琐男的段子,过瘾又好笑,听得叫人直拍大腿,X小姐最后总是摊手摆出无辜嘴脸,自己作的,怪我咯?

X小姐从来不掩饰自己对钱的热爱,也不掩饰为挣钱而对工作的喜爱。每次和我们说起自己省钱或者挣钱的心得,都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然后点着指头说我们败家娘们。但我和她吃饭买单总抢不过她,我们去做客,X小姐会拿出自己珍藏的红酒,让我们整瓶整瓶的胡乱喝掉,还满脸的慈眉善目。

她还是个家务洁癖,又喜欢邀我们去家里做客。每次吃完饭,我们在沙发上无耻地四仰八叉,她会手脚麻利地独自收拾好一桌子的杯盘狼藉,嘴里还得叨咕着我们的“埋汰”。我们嬉皮笑脸地夸她能干,她就很高兴,也不嫌弃我们这些吃白食的懒朋友。

在某个她用酸菜白肉喂养我们的日子,我忽然觉得这锅酸菜白肉很像她,酸辣带劲儿,顶饱落胃。就像是实实在在的日子,给个满汉全席都换不来的窝心。

在一个颇有寒意的冬夜,我饥肠辘辘,对着X小姐给的菜谱,咽着口水也给自己做了一锅酸菜白肉。

五花肉在放了花椒、大料、料酒的水里焯水,冷却后切成约厚5mm的厚片。酸菜切丝,砂锅里倒入一点油,将辣椒煸出辣味,酸菜和白肉入锅码好,倒入开水,加适量盐炖上20分钟。我还学她调了一碗红火火的辣椒酱,蘸白肉吃。

主食一定得是火烧或者烧饼,烤得焦香烫手,呼着气,就着飘着油花的汤,吃得盘儿干碗儿净。最好再配上杯热辣的白酒,连耳朵眼儿都感觉往外冒热气,整个人吃得欢天喜地。之后打着饱嗝以一种分娩的姿势瘫在沙发上。这一刻,忘记那些象征主义与人间词话,管它外面世界怎么大,通通都抵不过这锅酸菜白肉。

敬X小姐。

文/阿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