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火锅

,麻、辣、烫、香。浓烈的味道冲击着舌头和大脑,产生短暂的刺激感和享受。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一个火锅爱好者。但是自从遇见一个人我喜欢上了火锅。

那年春初乍寒,偶然的原因与一人相识。交往一段时间后一天下午接到他发来消息:请我去他家吃饭。心中几分忐忑和意外还有几丝惊喜。下班后折转来到他家登门入室,简洁的餐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一个热气腾腾的锅子,油亮的红汤在锅中翻滚。锅子旁边围着几碟新鲜菜蔬,有各色肉丸,豆腐,豆皮,青菜,黄瓜,等等。整个房间弥漫着火锅的香味和暖意。落座后,他取来一瓶红酒斟了两杯,并向我展示他熬汤底的鱼头。我捂嘴偷笑心中却是满满的幸福。锅底熬的鱼又烫又辣蘸着麻酱和蒜末吃进嘴里别有一番滋味。顿时连胃和身体都暖了起来,软嫩的豆腐久煮才更有味道,豆皮却更加有嚼劲,冻魔芋最是吸味,一口咬下去里面的汤汁常常把嘴烫伤,新鲜的青菜稍稍一烫就要捞起才能保证它新鲜脆嫩的口感。金针菇爽脆是我最爱的火锅配菜,莲藕和土豆也不能久煮否则就失脆感。一顿饭吃得心满胃满,几杯红酒下肚不免头也有点晕晕。靠在他身上只觉得满是火锅的香味心中不免想这大概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那之后和他常去外面吃各色火锅,泡椒鱼,串串,石锅鱼,涮锅,鸳鸯锅也在超市买上大包的食材去他家做,那时的自己忙碌而幸福着。直到某天问起他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火锅呢,他回答说:因为她啊。因为她喜欢所以我才喜欢。心顿时沉到谷底,唉,何必告诉我。我们常常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喜欢某样食物在共同的味道里品尝幸福的滋味。味道是人身体记忆里最顽固的记录,即使垂垂老矣,依旧可以被食物的味道唤起多年前那美好的回忆。我们也根据对味道共同的爱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伴侣。

我的身体和对味道的挑剔终究不能太适应火锅,那浓烈的味道和吃火锅后那些肠胃的不适也只能要我逐渐的放弃火锅,就像我和他的感情一样,开始是翻滚的浓香,中间是熬煮过久的变味,最后是冷锅后凝固的油脂和满桌的狼藉。或许只有那种鸳鸯锅一边清淡一边浓烈个有个味才能找到一种平衡。那年的火锅那年的人,那顿火锅的味道根植在我记忆深处,总会在偶然想起怀念那时的幸福滋味。

文/亲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