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碗踅面

一样心头的美食,总是连同回忆一起。

想起了第一次吃踅面的情景,小学二年级的某个周末,老爸没时间做饭,正好是赶集的日子,兜里揣着老爸给的五毛钱,兴冲冲的来到集上,水煎包、油条、肉夹馍、饸饹、踅面,各式各样的小吃摊,最终好奇心占了上风,坐到了从没吃过的踅面摊前,踅面所用的面条不是北方常见的和面再擀开后再切成细丝,而是将擀开的大张略厚面饼在大锅里烙到半熟,面饼一般分小麦和荞麦两种,再切好码放整齐,吃时下锅即可,算是快餐的一种,摊主是个胖胖的妇人,非常麻利的将半熟的面条下锅,滚开后捞出,放入蒜汁盐水、辣椒油、猪油、花椒粉以及各种我到现在也分辨不出的调料,最后撒上一把香菜末,将碗递过来,再加上一句:“拌匀了再吃”。小孩子哪有那样的耐性,胡乱拌了几下就往嘴里送,哇,好辣,眼泪都要出来了。不得已只能再耐着性子认真拌匀,结果自然是吃的一点不剩,我无法用语言准确描述当时我感受到的味道,只记得特别好吃。后来就爱上了这一碗踅面,但只有爸妈没有办法做饭时偶尔才能吃到。

后来上大学、工作,这道家乡独有的面食很难再找到,别的地方的踅面,也觉得不是那个味道,只认准了这家小摊,我想也许,在孩童的记忆里,才有单纯的美味,并且会把这种记忆长时间的保留。所幸的是到现在这家还在经营,每逢过集都会摆摊。每次回家之前几天打电话给家里,爸妈就早早开始准备了,看好哪天是赶集的日子买了来,面不能提前下,调料也单独包好一份一份放在小塑料袋里,一起放在冰箱。等我们回去了,再拿出来烧水下面,放上调料,拌好就只见我和妹妹埋头苦吃。爸妈还要再一旁提醒慢点,不好消化,可那会子谁顾得上呢?

有时在国外出差,突然也会想起这一碗踅面。特不靠谱的想到一句词: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无法可解,只能等回国,回家才能解馋了。只是摊主也渐渐上了年纪随时可能不再经营,不知道这一碗踅面还能陪伴我多久?

文  恩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