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蒸金针菇,我和你谁更下饭

五一三天小假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这几天朋友圈又被各种刷屏了,去旅游的,去觅食的,各种美拍视频各种让人馋得胃翻滚的美食,我真想把屏蔽了。可是,我却又舍不得,怕万一又错过了什么美景脑补不了某种美食…某人说,这是一种病,叫朋友圈依赖症,估计这辈子是治不了了。

有人这样说:“人生三样东西不能掩饰,咳嗽、贫穷与爱。”可我总觉得要加上一样,那就是食欲。我喜欢一切看起来有食欲的事物,会让肾上腺素突然的暴增,恨不得动用一切的方法收集到胃里面。而每一个在食物面前暴露食欲的人们,即使是狼吞虎咽,也是可爱的形态。

“姐,待会过你那呗。改善改善伙食。”弟弟一个电话在清晨响起。

随意浏览着网页,“蒜蓉蒸金针菇”,恩,看起来不错的样子,就它了。刚好家里刚入手了一个蒸锅,派上用场了。

关于金针菇的印象,还得从学校对面的路边摊说起…宿舍里的几个女生,我是唯一的“男人”,有情妇有老婆,经常带着她们一起逃课,在枯燥的C语言课堂上,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溜去操场晒着太阳吃着零食;心情好心情不好就带着200百块大洋去龙洞扫街,那个时候几十块的一件衣服都可以开心很久,穿着家庭装,在路上得瑟;而四点下课后,在这个尴尬的时间点可以干嘛呢?当然,是去学校对面的小吃街觅食啦。说是小吃街,其实就是一排排的路边摊,有麻辣烫,有山东煎饼,有烧烤,有大口九…

每次去吃麻辣烫,必定来一小扎金针菇,在滚汤里滚一圈就可以放入一次性的碗里面,和着其他各种爱吃的青菜肉丸,一边抱怨穿着磨脚的鞋子,一边吃一边八卦一边走回学校。每次都是还没走到宿舍楼下,就已经把麻辣烫吃完了。也从那个时候起,养成一个不怎么好的习惯,喜欢一边走路一边吃东西。一开始只是怀念想念,尔后就成了一种习惯,不想再做出任何的改变。

剪掉根部的金针菇摆放在盘子里,好像一个个乖巧的小屁孩,让人心生爱怜。蒜头剁碎,在热锅里翻炒,爆炒时逼出来的香味可以让人暂时忘却厨房里的油烟味。淋上蒜蓉酱,再淋上酱油、香油、料酒,在双层的蒸锅里,已经有一条鱼在里面等着你啦~

底层蒸鱼,蒸个七八分钟后,再在上一层放入听话的金针菇,再来个七八分钟,鱼熟的同时金针菇也好了。揭开锅的瞬间,哇。似乎都可以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了。就好像吸血鬼日记里面,Stefen所说的,“嘴中分泌着唾液,然后我的血管开始变得奇痒无比,饥渴折磨着我,每个声音,每个气味,我周围的世界崩塌了,我只能感觉到这属于我。”虽然这是在描述一个开膛手对于血液的着迷,但在我的感官里,它最适合此刻我看到金针菇的心情。

铺上葱。花…出炉。又一个下饭的菜。热气蒸腾间,把喜怒溺死在食物里,仿佛整个躯干就剩下一个胃,等待着金针菇的到来。

看着就想咬上一口的金针菇,看似柔软却在牙齿感受到少许弹性的金针菇,带着一股清甜的金针菇,又赋予了鱼的气味,夹上一筷子,忍不住都扒了两口饭。

最好的厨房,是有你有我,而最下饭的,是因为爱的人都在身边,有食欲的菜肴在眼前。

那问题来了,究竟是金针菇,还是我,更下饭?

图&文/MISS猫在广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