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火锅

去了北方读书以后,我才发现南方人对火锅的热爱。北方人的火锅,也就是一锅底料往里下菜的那种。可能是因为在寒冷的冬天有暖气,所以菜根本不需要用火炖着来保温,大部分的菜,都是炒好上桌吃的,哪怕是硬菜,也大多不需要炉子。

在南方可就不是这样了,若是正儿八经四人以上出去吃饭,没有一两个炉子,那可是不像样的。碰上大聚餐好节庆,一桌十来个人,可是有四五个炉子的。哪怕是家里吃饭,也常常是有一个炉子炖着热菜的。

炉子,就是火锅。南方的火锅可不仅限于海底捞小肥羊小天鹅,鸡鸭鱼牛羊肉都能炖一锅火锅,哪怕是排骨炖淮山,盐水肉煮白菜,也都是要用炉子炖着的。冬天的时候没有暖气,室内也和外面一样冷,这时候吃饭要是有一两个炉子,简直是最大的幸福。锅里的肉菜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往里下一点蔬菜,管他白菜包菜娃娃菜,菠菜生菜还是油麦菜,往锅里一煮,肉香伴着蔬菜的清香,是一顿饭最好的收尾。

南方的许多菜,都是越炖越好吃的。前两天去吃的老鸭锅,各种香料混着有嚼劲的鸭肉鸭肠,一起在大锅里炖着。随着饭局的进行,鸭肉越烂,香料炖进了汤里,融进了肉里。尤其是辣味,鸭肉的味道辣而香,还劲道,同桌的男生辣的脸上都是汗,仍然停不下伸向锅里的筷子。此时最好再配上两碗米饭,就是完美的一餐。

而我最爱的,就是鸡肉火锅。奶奶家的土鸡肉紧而不柴,没有肉鸡的油腻感,洗干净加油盐先炒一下,再放进土钵里炖,加上葱姜蒜辣椒,完全不用别的调料,再放到炉子上慢慢炖。也许是因为我们的鸡肉都是慢慢炖着吃,所以我们从来不用高压锅,鸡肉从来都是小火慢慢熬出来的好味道。刚上桌的鸡爪鸡翅膀或许还没炖好,最好先吃鸡腿鸡胸等部位,等熬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吃鸡爪鸡翅了。中途再把鸡血加进去,很快血就从棕红色变成了棕黑色,来一口,是一种独特的口感,嫩而鲜美。

鱼头火锅也甚是好吃。一般是拿麻鲶鱼头,煮一锅清汤,也无需太多调料,就是一锅鲜美的鱼汤。很多人不爱吃鱼头,我确十分热爱。鱼头和鱼身相接差不多靠近鱼鳃的那一块肉是鱼身上最嫩的一块,把那一块骨头从鱼头上择下,吮吸中把鱼汤和鱼肉一起吸进嘴里,简直人间极品。鱼汤也会越炖越辣,却辣的美味。两勺鱼汤浇在热腾腾的米饭上,是小时记忆里最好吃的美味,不用任何下饭菜,两碗米饭我都能吃的干干净净。

要说常德特色的火锅恐怕就是炖粉了,这也算是为了抵抗寒冷天气的又一大发明了。点一个牛肉或者牛杂锅底,再按人头点几份米粉,等锅底上来烧热以后,再将米粉倒入,待一两分钟就可以分而食之了。夹一碗米粉,浇上一勺汤底,再加几块牛肉,就是一碗热气腾腾的常德牛肉米粉。一德一的炖粉是以前高中时候每次回家第一顿,可惜一德一的粉越来越难吃,现在也不是很喜欢了,不过还有另外的许多地方还有这个特色小吃。

酒精炉,燃气炉,炭炉,电磁炉,液体燃料固体燃料,炖菜的炉子越来越高级,南方人的智慧那么淋漓尽致的发挥,无非是为了冬天吃一顿热气腾腾的美味咯。

BY 张毛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