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之宝:华丽大白菜,低调冻豆腐

小雪这天,果真下起细细的雪米,天阴着,四下一派荒寂。从外面阳台下拎起一棵冬储大白菜进屋,扒去一层枯萎的菜帮,沉甸甸、水灵灵的一棵大白菜就华丽丽地出现菜橔上,看着心里就美滋滋的。

大白菜可是漫长冬天里餐桌上的看家菜,可以从入冬一直到开春。先抷了外面数层的白菜叶做上一锅白菜炖豆腐,再拨了里面鲜嫩叶子和菜帮,配上土豆片清炒;剩下白生生的菜芯可以凉拌。先切成末,点盐、酱油,撒点葱花和白芝麻,最后淋一圈现榨的干辣椒油一拌,鲜甜脆爽,如沐春风。还有切下来的白菜根也可以留下,用清水盛在小盘子,放在灶台边儿,几天就会窜出翠绿的叶芽,还打着一小串淡黄色的花骨朵儿。

这么神奇的大白菜可是土生生长的本帮蔬菜,自古就有“菜食何味最胜?春初早韭,秋末晚菘”的美名。意思是说,春天早晨的韭菜和秋天晚上的大白菜就是人间难得的美味。菘,就是大白菜。陆游也曾为白菜写过好几首诗,象什么“二升畲粟香炊饭,一把畦菘淡煮羹。”还有“菘芥煮羹甘胜蜜,稻粱炊饭滑如珠。”这首诗的名字叫做《病中遣怀》,记得小时候生病,姥姥就会拣棵大白菜、起块冻豆腐,再拎一捆稻草进屋,不紧不慢地给我做上一锅白菜炖冻豆腐。外面大雪纷飞,窗花烂漫,屋里一碗汤鲜菜美的白菜炖冻豆腐端上炕桌,呼啦呼啦吃下肚,吃得脑门冒汗,吃得胃暖心暖,病也自然好了大半。

和华丽的大白菜相比,冻豆腐就显得低调多了,因为它的原生态就是闻名古今中外的豆腐。豆腐是中国人发明的,那么想来冻豆腐一定生活在中国的东北人民发明的吧。顾名思义冻豆腐就是新鲜豆腐冰冻而成。立冬后,拣上两板豆腐,一整块或切成若干小块后码在竹盖帘上,蒙上一层屉布往外面一搁,几天就冻瓷实了。吃的时候,起下几块来放到清水中解冻,这时候的冻豆腐变成豆黄色,出现了很多细密的小蜂窝,且变得弹性十足。锅上放油烧热,放入切好的五花肉片煸出香味,入葱花、姜片爆锅后添水煮沸,放入切好的大白菜片儿,加花椒、大料转小火慢炖一会儿,最后下切好的冻豆腐,再炖一会儿调味出锅。这时候的冻豆腐吸饱了鲜美的汤汁,一口咬下去,满是白菜的鲜爽和肉片的香气,像是走在雪后初晴的小路上,晒着暖烘烘的阳光,又踏实又舒畅。

p7437912

有大白菜吃的冬天显得不那么漫长,有冻豆腐相伴的日子就是快乐的日子。想吃酸菜还要等个把天,不先来做一锅白菜炖冻豆腐吧,一边炖着一边念着那个可爱的绕口令: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你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你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就不要胡炖乱炖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念了这个咒语,你做出来的白菜炖冻豆腐一定好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