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牛肉火锅

1

“下雪了,怎么能没有啤酒和炸鸡?”,女神千颂伊的一句话赋予了这两种平凡食物浪漫的气息,让无数青年男女吃着炸鸡就着啤酒迎来一场又一场的冬雪。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冬天,寒冷干燥又不像夏日那样生机勃勃。既看不到立在小荷尖尖角上的蜻蜓,也听不到茂密树林中的蝉鸣。但我独爱下雪,每到下雪时一定要吃牛肉火锅。

冬日的清晨,雪花漫天飞舞。我吃过早饭后跑到肉铺买了一块新鲜的牛肉,又去了一趟专卖牛羊肉片的店,付一些手工费,请早已熟识的老板在中午把牛肉冷冻刨成肉片。接下来就回家准备火锅的其它材料。其实做火锅挺简单的,不需要像炒菜那样讲究刀工和火候。白菜和嫩菠菜切成大段,半个白萝卜切片焯水,冻豆腐切块。在电热锅中除了放葱姜花椒等作料外,我还喜欢加一点炒香米和茶叶,开火煮底料汤。蘸酱处理更加容易,很多人喜欢加入辣椒酱、花生碎、将豆腐等,我只在买来的火锅蘸料里加一点麻酱调匀。我始终坚持要适当地保留新鲜食材的原汁原味,过于多样化的蘸酱看似精致反而会遮盖住新鲜牛肉的鲜美之味。等底料汤煮好后放入白菜和萝卜再加些水小火煮。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我去把刨好的牛肉片取回来,如果没刨好还可以先和老板喝喝茶聊聊天。

锅中的汤又一次咕嘟咕嘟冒了泡,揭开锅盖,滚滚热汤散发着清香,好一锅“珍珠翡翠白玉汤”。双手捧一大把肉片投入锅中,再用筷子把肉片分开,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锅中肉片的血色渐渐退去,开吃!

吃火锅时,第一碗必是满满一大碗牛肉,和早已放入碗中的香菜蘸料拌匀,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虽然会吃得大汗淋漓,可这个时刻却是最幸福的。不一会儿,一碗牛肉下肚,又解馋又解饿。从第二碗开始,青菜豆腐加入进来,吃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不知不觉得由吃火锅变成了品尝火锅。我吃火锅的习惯是中午吃完后晚上下些面条鸡蛋再吃一次,所以中午不用收拾。回到客厅泡一壶红茶切开一个柚子,柚子有滋阴祛火健脾消食的功效,特别适合享用过火锅后再吃。饭后不宜马上喝茶和吃水果,我站在窗前,外面已是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雪花依旧在在空中飞舞,但是小了很多,有些则躺在海棠树上偷懒,难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雪花小憩时的杰作?回想到鲜艳的海棠花开满枝头的样子,又是另一番景色,也许自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刚才在火锅前狼吞虎咽的时候丝毫不关心外面的世界。看来人只有在解决温饱后才会胡思乱想,怪不得有人说像什么生命的意义、人生的价值都是吃饱了撑出来的问题。

地上的积雪已为孩子们开辟了一个群雄争霸的战场,各路豪杰正在这里逐鹿中原争霸天下。看着他们一张张充满稚气的面庞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真希望时间就定格在此。时光慢些吧,让孩子们多享受些无忧无虑的快乐吧。

吃过柚子喝完茶,脱掉袜子光脚丫,美美地睡到自然醒,起床做点手擀面准备再次和火锅奋斗。

下雪了,那么能没有牛肉火锅?

文  无声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