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罐罐儿

每次出远门读书,外婆都会磨不少芝麻,和白糖粉混合在一起,再加入点碎核桃粒,大小不一。找一个吃尽了的坚果罐,装一罐子满满的芝麻,然后再用爱,把所有空隙给填满。

虽只是一罐磨芝麻,里面讲究可多着呢。这芝麻要先炒再磨,不能炒过火了,要掐着时间点,才能让那芝麻香更加诱人。芝麻和糖的混合比例,要精确计算着,才能找到那最符合我的口味。有时候觉得外婆就像那个抓糖果的老张,活脱脱的手艺比书里还厉害。

高三把芝麻罐罐儿摆在课桌上,也说不清是因为课桌内部空间小,还是有意方便自己上课做点小动作,总是忍不住的偷吃。

自以为舔干净了嘴角,却被前桌男生突然转过身的一句:“脸胖一圈”,吓个半死。

老师怎么会闻不到芝麻香呢,摊手。

那段时光明明才刚刚过去,可是好像已经离开很久。即使不能天天再赖在家里,可还是每周都能回去,当懒惰的小公主。

书看累了,就抱罐芝麻,看一部喜欢的电影。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突然的笑了,擦一擦眼泪,所有的情节都忘记了。

吃芝麻的时候,额前的发丝偷偷扫过罐罐沿边儿。那口口相传的“芝麻养发”,确实很有道理嘛。

1

每次和妈妈视频的时候,她都会说“傻笑”,“头发长了”,“今天看着脸色挺好看的”。好像,女生都希望长发及腰,迎着海风轻轻的踮起脚尖转个圈。男生拿起相机,把飞舞的长发和眺望的眼光定格在相片里。大概这就是长发情结。

希望麻瓜世界的我们,也可以用魔法让每一张照片,都变成动态图。贴在墙上,放在书架边 ,置于床头至于心。过去我哪会有明眸烁烁闪耀,全赖在每次你说爱我,我自觉醒。亲近的人永远把话藏在心底,却用行动告诉全世界自己很在意。有一种孤独是已经习惯了在某个人的庇护下生活,这个人离开之后,你不得不面对现实也渐渐学会了模仿他的样子去面对生活。最后我们没有成为我们曾以为的,我们成为了我们能够成为的。

其实很大部分的时候一个人的勇气是来源于,他身后的那群人。所以才会有那么励志的话语,“少年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都拒绝成为生活的阿怪。所以不断的在选择,选择一条路该不该走,选择下一个路口该不该停留。选择一个人值不值得爱,选择什么时候生小孩。

坚果罐换了一个又一个,一个比一个大。每一次出门装的芝麻也是越来越多。特别搭配了一个专属小调羹。可是安静地躺在芝麻罐罐儿里的小调羹却一个接一个换的越来越小。我再怎么克制,芝麻罐还是越来越快的见底。

我捧着空空的芝麻罐罐儿,轻轻地说一句爱你。然后眨巴眼问一句,“可以续杯嘛?”

BY 嫣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