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红薯和烤白薯,一个都不能少‍

冬天走在寒风里,临近热闹的公交站或者过街天桥,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迎风扑来,正在瑟瑟发抖的你,怎么能抗拒一份暖融融的烤地瓜?

站在摊位前面,看着老板从铁皮桶里拿出一个又一个外表烤的微焦又流着糖的烤地瓜,称重后用牛皮纸包好递到过来,热腾腾的幸福从手心里传递过来。那一刻好像周身所有的嘈杂都成了电影中暗下去的背景,只留一束灯光直直打在手中。

咬上一口,还有些烫嘴唇,轻轻向外吹着热气,把脸都埋在这巴掌大的幸福香气里面。

想要吃,又怕烫。吹得久了,又怕它冷了。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一个吃完,明明嘴巴还没有过瘾,可肚子却已经饱了。惬意地饱着,竟也不觉得冷了。

那种味道,于我真是有神奇的治愈作用。一次在极度悲伤之中失魂落魄的给朋友打电话,对方因为忙碌便匆匆挂断,过后又拨通我的电话,试图安慰弥补,发现这边我的状态居然已满血复活。

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说,刚刚在路边,狼吞虎咽吃掉了一个大大的烤地瓜,现在快活得不得了。

当温软的食物滑入胃中,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天大的伤痛似乎都可以暂时抛之脑后了。

后来自己拥有了烤箱,除了偶尔兴致盎然花费诸多时间烤制法式甜品,平日制作频次最高的,就是烤地瓜了。

一方面方便保存,不像是蔬菜,常常因为忙于工作任其在冰箱中枯萎。另一方面也容易购买,一年四季,路过的超市或者菜市场,少不了它的存在。

周末外出采购回形状饱满的地瓜,在水龙下冲洗干净,放入烤箱中,设定一个小时的时间,随后就能渐渐闻到那种熟悉又亲切的味道。

简单易上手的操作,也不需要复杂的器具,所收获的美味可一点都不打折扣。

市场里买的到红薯和白薯,前者烤出来口味湿润香甜,后者柔滑软糯。一种口味吃腻了,便选择另外一种,我对于如此反复倒也乐此不疲。

它们呵,像是馋嘴时的小情人,似是红玫瑰的浓烈和白玫瑰的沉静,舍弃哪一方都是舌尖上浓浓的遗憾。烤地瓜这样出身显得廉价的食物,与玫瑰攀比起总觉得别扭,一说出口,完全寻不到故事里浪漫典雅的情愫。

可你知道,爱吃的人,在食物面前,大概是很难做到“从一而终”的吧。

文  残小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