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汤,焉识否

阿青是一个南方的女孩子,从小生长在古运河边一个美丽而低调的小城里。阿青上大学的时候,来了古城长安。为什么会选这里呢,阿青也说不上来,只是第一次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心中恍惚觉得似曾相识,阿青想这世上定是有一种东西叫缘分的。注定她该来这个遥远陌生的城市,注定她会在这样一个城市遇到注定要遇到的人和事。

在这个故事里呢,阿青有一个好朋友,叫她四月吧,因为真的是个如四月一般开朗阳光的女孩子呢。阿青总是莫名地孤独和感伤,所以阿青喜欢和阳光的人在一起,仿佛可以多嗅一嗅阳光的香气,就仿佛是一碗排骨汤让人安心的感觉。在这个故事里呢,还有一个爱笑的男孩子,就叫粽粽好了,因为他出生在一个粽叶的余香还未散尽的月份里;阿青不是一个爱笑的姑娘,可是看到他就会藏不住笑;阿青吃饭不香,可是他吃饭很香,很热爱食物的样子;他爱喝汤,会煮汤。

在阿青的小城里,汤是饭桌上最重要的角色,可以没有好菜,但是一定要有好汤。阿青最爱喝妈妈做的黄豆芽肚丝汤,黄芪老母鸡汤,大煮干丝汤,当然,最家常的自然是排骨汤。来了西安之后,阿青很少再喝到汤,爱吃面的西安人呢,对汤似乎并无热情。汤总是很敷衍,用心煮出来的汤就很少。阿青在学校里只能喝到似乎加了淀粉的白菜汤,和很敷衍的莲藕排骨汤。啊!对了,还有面汤。有的时候就格外想念小城里每户人家妈妈用心煲出来的汤。

阿青上大学之后喝过印象最深的一碗汤,是在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夏天,是粽粽煮的。有一次阿青对四月提起,四月不无嫌弃地说,记得,怎么能记不得,等了好几个小时等来一碗没有排骨的排骨汤,四月就是这样心直口快。对呀,那是一碗没有排骨的汤呢,可是偏偏阿青会记得那味道。其实要阿青说实话,那碗汤并没什么好处,不那么醇也不那么香,排骨的肉香并没散发出来,反而是有一种肉不熟的时候的腥味。

粽粽总是说自己会做饭会煮汤,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是阿青从来不说,阿青的妈妈告诉阿青,女孩子可以不擅长念书但要擅长做饭,所以说自己会做饭总会让阿青觉得很不好意思,似乎自己把本该会做的事情还拿出来炫耀似的。可是粽粽不一样,会做事的男孩子本来就不多吧。可是那碗汤呢,阿青觉得他既然用了筒子骨,焯水后浮沫就该滤清一点的,要不然汤就不够醇,阿青就喜欢白白醇醇的汤,总是让人很有很有食欲。

之后过了一年,闲谈到这件事,阿青对粽粽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呢,粽粽急急地辩白,“我当然过水了!”好像阿青质疑了他的能力似的,其实阿青故意的呀,用《陆犯焉识》里的话说呢,在阿青这个年纪里,越喜欢哪个人,嘴上一定要刺刺他的,刺伤一个人也可以平息她心里莫名的不宁静,东捅一下,西戳一下,看看能戳出什么效果来,未知和想不到的东西,都是她所期待的。就像那晚的排骨汤,带来的最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四月本来就在过敏,可是粽粽在汤里放了山药,山药虽好却是发物,四月第二天更严重了,所以四月总是耿耿于怀,没有吃到肉还过敏更严重了。

而阿青呢,总是越来越贪心,当时觉得能记得叫我们喝汤就是不错的了,后来却会想,这汤该是为别人而煮的吧,难怪自己和四月只喝到了汤却没吃到肉,排骨嘛,总是要留给自己用心的那个人。

阿青喝的第二碗排骨汤,是在上大学的第二个夏天,阿青自己煮的。自己不爱惜自己,是没有人会来爱惜你的。阿青以为自己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粽粽开了口让阿青煮排骨汤,阿青虽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的要求,但是心里却默默地盘算明天要去南门的早市买排骨还是东南门的市场买,是要用山药配这排骨汤还是冬瓜,也许还可以加几段香甜的玉米,嗯,也顺带买一点可以用电饭锅做的食材,毕竟阿青只有一个电饭锅呀,但是阿青却可以只用这电饭锅锅做出一桌饭菜来,阿青很厉害吧。

可是阿青是不是好傻,明明知道做得好不如说得好,却还总是心里有,口中无;四月一定觉得粽粽才不值得阿青这样为他,阿青也觉得不值得;阿青告诉自己,那是因为自己从来不想亏欠别人什么,之前喝过粽粽的汤,自然是要还的,尽管只是一碗没有排骨没有用心的称不上好喝的汤。

大清早,阿青去买了新鲜的排骨,活蹦乱跳的虾,和鱼,还有山药和玉米,但是阿青看到了那种小冬瓜,小的时候在外婆家才见过的小小的可爱的冬瓜,心下便改变了主意,排骨汤到底和冬瓜才是最配的。忙了一早上,阿青做了盐水虾,清蒸鱼,冬瓜玉米排骨汤,还有四月心心念念的蓝莓山药。

排骨汤在煮的时候就溢出了满满的香气,仿佛情人相见时藏不住的笑容,掀开锅盖,冬瓜的清香,排骨的醇香,玉米的甜香,汇成一股热流扑在脸上;盛在碗里,青青的冬瓜,黄灿灿的玉米,还有让长期在外念书的孩子食指大动的排骨;阿青觉得很幸福,这种不用靠别人,自己就可以给自己的幸福,只有食物能带来的治愈感,只有冬瓜排骨汤才能带来的安心感。

最后粽粽真的只喝到了一碗汤,但是阿青很厚道地给了他很多排骨,错过了时间那是他的损失,阿青想,再不会有下一次了,阿青的汤只可以给全心全意的朋友喝,像四月那样。但是阿青的用心要留给谁呢,阿青想,要像妈妈留给爸爸的那样的用心一样。

就像妈妈问爸爸,今天的排骨汤,是加山药呢,还是加冬瓜?对,一碗顶顶好喝的汤,一定要有这样的用心。

文  阿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