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溪鲶鱼·致你我

昨天见到了我阔别许久的老友。约在晚饭,主题是鱼。朋友是舟山人,家乡渔业文明,自然对鱼情有独钟。

球溪鲶鱼,与其它川菜相比,这道菜少了鲜香麻辣的刺激,芹菜、泡椒、豆芽抚摸着嫩滑的鱼肉,微辣,只是一种内敛地试探。

和朋友结识尚早,那时候的我正青春,初出茅庐,而朋友当时是职场丽人,但深陷异国婚姻漩涡,她辞掉工作,只身待嫁,可谓济河焚州,背水一战。她是我在职场上第一个佩服的人。如今,几多波折,几多绚烂,时间匆匆流过,当初的缤纷世界在我眼中已降了一个色调,苟延残喘、苦中作乐、汲汲营营、笑对尘世。而她的婚姻以失败告终。

此时,用时光作料,麻木的不仅是味蕾。有点憔悴了,不光是她,也有我。我们都在北京,这里韶光遍地,却极难为你停留。

你看那盘中的清江鱼,鱼肉翻白,刺少,覆油,撒上浅绿的剁椒与一层密密的麻椒,鱼肉被均匀地切片,像是凌迟,翻卷着情思,微烫的挑逗。它以极致地疼痛为代价展现了它的美味,有多美就有多痛。还记得很早前的那个夏天,我们两人逃逸到海边小城,在海滩上吃鱼。鱼是我们出海自己捕的,很小,不够我手掌长。而现在夹在我筷子间的一片鱼肉就够它的三分之一。这里没有海风,人同,物已逝,北京的春天也快来了。

剁椒也不够辣,只有麻木,我想我们都累了。鱼肉很滑,入口即化,在舌间很难分辨谁包裹着谁。我的嘴唇一定是红了,因为她也是。窗外是公园的夜景,树影斑驳,路灯亮堂堂的,看不到月亮。我想看到月亮,可我没有喝酒,却有点醉了。我醉了,我想醉了。我在想,这么久我们努力坚持,可失去的太多了,像是这盘中的鱼,被刮去鳞片、片片凌迟、热油浇滚,最后还是被剔去骨头入到别人口中,变成肉糜,被吞咽,尸骨无存,这是无主游魂的聚会。

落魄就在一瞬间。

推荐一首歌吧,《你曾是少年》,你是否还记得你曾经的模样?伴着鱼香,愿你我安眠。

词:知错  曲:浪客秦昊

演唱:好妹妹乐队

咖啡杯子的旁边,电话讯号的里面
独我一个的面前,无止思念的中间
热闹人群的孤单,转身离别的留恋
急忙掩住的耳畔,流着眼泪的晴天
我记得你的模样,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潭的眼眸,你有固执的臂弯
我也记得你的誓言,你曾是个少年
你爱我胜过爱你自己,你说永远都不改变
你曾是少年,你曾是少年

以上

献给你我。

文   m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