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肚鸡——会上瘾的味道

春节假期在家里泡了半个月的时间,虽然每天都是跟着老爸的随心所欲看抗战片,脑袋里一直嗡嗡的响着“打倒日本鬼子,兄弟们上”诸如此类的声音,偶尔朋友一个电话来几条微信轰炸过来“又在看抗日剧啊,赶紧过来,有好吃的。”我又雀跃地穿着老爸的拖鞋就飞奔出去。

有一个厨神级别的好友,每次都是在朋友圈看她做各种好吃的,可是不在广州也只有嘴馋的份。应该感谢这个传统的节日,个个都回家过年,我也有机会蹭一蹭大厨的“神之手”,然后再假装很高大上的品尝她的猪肚鸡。一个刚为人妇,剩下的都是来时疯的女汉子,而我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之时,他们已经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了。

一人一碗汤,再用汤底打火锅,一大桌子的人个个都撑得坐不住,饭后都赶紧往茶几边上靠,恨不得多喝几杯功夫茶消化消化……

初回到广州,念念不忘猪肚鸡的味道。以前在家里只吃过猪肚咸菜汤,自己也特喜欢猪肚那种嚼劲和微辣的汤底,一次次路过菜市场的猪肉档口,都想尝试却终究因猪肚太难洗而黯然离去。

这次……想吃的念想来得太猛烈了,我抵挡不住,只好穿戴整齐直奔菜市场。

原材料很快就搞定了,一个猪肚、一只两斤重的冰鲜鸡、几颗红枣、一小包胡椒粒。一直到清洗猪肚之前,内心还是没底,怕一不小心洗不干净一锅汤就毁了,怕煲出来的不好喝一下子毁了猪肚鸡在我心中美好的回忆,怕火候掌握得不好煲出来的不合意……可是好想吃啊……脑子里的两个小人又在打架了。

要先把猪肚的里面翻过来,用剪刀剪去里面附着的白色的脂肪,之后再用盐、生粉和少量的食用油腌制一会儿,再用手死劲的抓,大概10-15分钟左右吧,用清水冲干净后,再翻到正面,采用之前清洗猪肚里面的方法,再搓个15分钟。

提前拍碎胡椒粒,红枣也要撕开对半。整个厨房充斥着胡椒粒的味道,感觉也颇好。

整只鸡要先飞水去掉多余的油脂,此时的鸡肉也开始呈现出本该有的柔软了。当我需要把整只鸡塞入猪肚时,一直找不到好的方法,还差点把整只鸡的鸡皮给撕下来了。一个人在厨房里跟猪肚和鸡大战着,悄声无息却胆颤心惊,又求助了度娘,可最后我却用上了最不靠谱的方法,把猪肚的口剪开了一些,整只鸡就轻松的塞进去了,再放入一半的胡椒粒与红枣,猪肚口再用牙签穿起来,此时的猪肚,好像是怀孕的小妇人般,圆滚滚的让人心生怜爱。

再次飞水,捞起多余的泡沫后,就可以重新下水煲猪肚鸡了。奈何家里的厨具一直都是按照两个人的份量决定的,换了好几个锅(没有高压锅是个硬伤),从电炖锅到一般的电磁炉的锅再到石锅。费心还要费力,差点就对猪肚鸡拜拜了,“猪肚鸡啊猪肚鸡,求求你了,别那么挑,随便找个锅就下去吧。”

大火烧开水后,又小火焖了1个小时,怕焖过火了,还拿着手搬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里玩手机。可是当猪肚鸡可以出炉的时候,这一个漫长且逗逼的过程原来是如此的值得,特别是喝完一碗暖胃的猪肚鸡汤后,把猪肚鸡捞出来,猪肚切成片,而鸡肉此刻也口感嫩得好似手撕鸡般,不用刀也可以用手轻轻撕开。切片后再放回汤里,胡椒粒的暖已经渗透到猪肚和鸡的每一处,红枣的甜、猪肚的劲度、鸡肉的柔嫩也相得益彰。余味绕梁于口腔牙齿之间,眼神也随着胃的暖和而开心起来,这就是食物带来的最初始的感受,让人欲罢不能。

图&文/MISS猫在广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