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肉泡馍

厨师最重要的技艺不是别的,就是对食材的特性了如指掌,各种食材相互咬合,一环扣一环,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刚好一盘世界,所以说做菜也是一种艺术。

要我说兰州有什么显示高超技艺的菜肴,我真是说不上来,每家店里都有那么几样菜,一段时间不吃心就痒。曾经有个美食家说在青岛吃海味清水一煮鲜味全无,这我是不同意的。或者不是每种海味都适合白灼,但是有的海味比如螃蟹和章鱼,白灼最不抢白那点鲜味。这跟兰州有些像,辣子惯得人们对那些什么都不加的似乎不感兴趣——比如一碗羊肉汤一只饼,羊肉泡馍。也有人吃羊肉泡的时候喜欢放辣子和醋,这实在是太不懂它了。原汁原味的羊肉汤,透着诱人的膳香味——够了。

有人说凡是爱跑的动物热量都很高,厦门讲究秋冬狗肉汤补(美国应该会不会有这种事暂按不表),羊肉、牛肉也都是热性的,曾有新疆的朋友讲冬日里零下40几度的时候他父亲就会给他一块生的马肉干,吃下驱寒立竿见影。兰州没有秋天,夏天直接就入冬了,前一天还着短袖裙子,第二天忽然就下雪了,这种寒来的痛快,冷的彻底,加衣好像只是表面上不冷了,要暖起来,还是靠吃,羊肉泡馍自然是佳选。

很少有店专门做羊肉泡馍,可能它不是一种适合四季的菜,但一般的穆斯林餐厅都有,它们遍布城市的各条街道,每一家店里的所有桌子上都有一个铁罐一个壶,分别放辣子和醋。下雪的日子里就套个羽绒服戴上帽子,约几个好友跑到街道角落的小店里,几个人都缩着脖子小心的看着脚下一溜小跑。一进店肉香就扑面而来,眼镜也模糊起来,随便一个桌子就坐下来,伸直了脖子跟老板喊:
“师傅,五碗泡馍子~”
“稍等哦!”(这话直到现在想起来总觉着泛着股羊肉味)

师傅热了饼,从大锅里舀了羊肉汤一并端过来,几个人眼睛都直了,迫不及待拿了筷子一敲劈开,齐齐的擦筷子,仔细的把饼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进碗里焦急的等着:一!二!三!好了!浓浓的羊肉汤飘着几朵葱花儿,讲究的人放点儿香菜,实实在在的白饼已经吸足了肉汤,盈盈的,好像在等你吃它,没有更多言语,几个人埋头酣畅淋漓的吃了起来,互相递着纸巾,吸溜着鼻涕,形象在这里不值一提。它的汤是清的,带点肉色,闻起来很香,那种没有增香剂的香,馍入口即溶,一咬满是汤汁,还没来得及嚼就化了,一股暖流从上到下直达胃里,不一会儿就暖起来,直到汤尽肉绝馍也吃完,大家像泡过温泉一样脸都软了,氤氲的汤汽中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冒出细细的汗,不自觉的挂着笑,意犹未尽舍不得走,就聊天——在这店里再聊一会就满足了。

天一放晴大家就去吃烧烤了,再下雪就又想起它来,所以对它的记忆总是在下雪天。近一个月厦门总在下雨,湿湿冷冷的从里到外,真想吃一碗热热的羊肉泡啊!

BY 七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