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芹水饺,青青思念

离家以后,常常想起一个比喻句,说人是树上的片片树叶,伸得越高,离根越远。

过年回家,转瞬一个寒假,又到了出发的日子.北方讲究"上车饺子下车面",于是和母亲一起去超市买菜。

北方的高原小城,冬天平均温度零下二十度,出门之时寒风凛冽,仿似一座雪女的雕像风化湮灭,细碎甚至无形的粒粒冰晶扑面而来,却又携带了干枯枝木致意问候的香气,清冷,清新。

在这种北方独有的冷意的映衬之下,超市里绿意葱茏,蔬果便带上了盈盈的喜人之感。我和母亲同时看中了出售小香芹的那一摊。荧荧灯光下,香芹茎部修长娉婷,伸向叶部的方向愈发纤细娇嫩,整体由嫩黄向翠绿呈现健康的过渡,叶部扇状优雅散开,有饱满的天然褶皱,盈盈握在手中,香气缓缓唤醒嗅觉。我和母亲相视一笑,小香芹猪肉水饺,再鲜香不过了!

清澈水流中,沿着茎叶的脉络将香芹细细冲洗干净,将茎叶分开,茎被刀刃拉成均匀的细段,汁液在切口边缘缓慢沁出晶莹顽皮的小珠,像是镶嵌了细碎的珍珠链子。此时还要再狠一狠心,将这些优雅柔弱的纤条分成小块,耐心剁碎,直到成为一群饱满的颗粒跳跃在菜板上,才算完成。

拿出事先绞碎的新鲜猪肉,和着鸡蛋清,照着早已熟悉的比例把盐,花椒粉等材料均匀洒下,柔和地搅拌。夕阳的余晖照进厨房来,各种气味分子在厨房的空气中游走,碰撞,混合,最后进入鼻腔,勾出了迫不及待的馋虫的口水。

母亲做好了馅,便会唤我一起来包饺子。睡了一个饱觉的面团柔软有韧性,柱状,球状,在母亲熟练利落的动作下最终成为薄薄的圆皮,准备用最博大的胸怀包容馅料。两个人的厨房,默契的配合,还有盛满了离别不舍的唠也唠不完的母女家常,最终所有盛情浓缩,成为在腾腾热气中被一口咬下就溢出汤汁香气满口的半透明水饺。

暖意也是一种致命的武器,它擅长在人卸下防备之时唤起你内心深处的脆弱。在舌尖的味蕾被混合了香芹的鲜美的热汤汁包裹之时,那些离家的孤立无援,那些异地的茕茕孑立,那些思乡的盈盈热泪,还有那些回家后短暂却发自内心的安稳与依恋,心中的种种复杂情思,被这样一碗出自母亲之手的香芹水饺,轻易地熨帖,甚至融化。

香芹猪肉水饺,青青馅料,半透明饺皮,淡雅似一幅王摩诘山水,轻轻用牙齿撕开这风情的一角,猪肉的淡粉,香芹的青翠,偶尔点缀的明黄色小姜末,绚烂缤纷,堪比李后主诗词的明丽香艳,正是这种倾注了浓情的食物,才把乡情血脉巧妙表达,诉说父母对儿女的脉脉牵挂,诉说绿叶触控蓝天的同时对跟与大地的不舍。

文/王颖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