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之甜:冰糖葫芦烤红薯

就像冬天没玩堆雪人打雪仗一样,如果在长长的冬天里没咬上一口冰糖葫芦,没吃上一块烤地瓜,那么这个冬天你就算是白过了。

一向喜食咸鲜香浓的东北人,在草木不复抽,百味失苦甜的严寒时候,也格外青睐起甜腻绵软来。这时候的甜,有着惊人的男女老少都难以抵抗的魔力。上班路上,归家途中,总会在卖烤地瓜的倒骑驴前停下脚步,一块热乎乎的烤地瓜,吃起来香甜得让你意外。暖暖的甜食不仅提供足够的热量抵御寒冷,也让紧张忙碌工作后的心情得以舒缓。

记得上学走读那会儿,春夏秋自个骑车,冬天就要坐公交车,十几站开个把小时。我几乎每天都在上车前,买一个拳头大小、红皮黄瓤的烤地瓜,不要温在炉桶盖上的,一定要从烤炉里拎出来那个最烫的,过秤付钱,往用旧书报糊好的纸口袋里一装,一手举着挤上车,然后倚在车厢一角,把滚烫的烤地瓜捧在手心里暖手,隔着妈妈织的毛线手套,那热烈的温度仍烫得我不得不一边呵气,一边左右手轻轻掂量着。现在想起来,烤地瓜算是这世上最天然的暖宝宝,而且还是可以充饥的暖宝宝呢。这个冬天,一到周末探望父母,就在街边挑两个稀瓤的热乎烤地瓜带过去,冬日里不常出门的老人最好这一口啦,又热乎又软乎,没牙都吃能吃得顺顺溜溜、开开心心。

与热气腾腾的烤地瓜相比,一串串冰糖葫芦更像是绽放在冬日里的一串串火红花朵。做冰糖葫芦要选大小匀溜没虫眼的山楂果或山里红,用小刀在果儿中间一划一转去核后,一颗颗用长竹签穿好,一定要把最大最饱满的穿在最上面做头果,一支糖葫芦上可以穿六到十个果儿,只双不单。熬冰糖就是个技术活了,欠火的糖葫芦粘牙,过火的糖葫芦发苦。一串串红果葫芦经火候恰到好处的热糖一蘸一滚,才能裹上一层晶莹透亮的脆甜糖皮儿。冷却后往扎好的稻草把子上一层层插个整齐,偶尔也会蘸几串山药蛋的,几串桔子瓣的配在下面。

以前过了腊八,街头巷尾才会响起小贩的吆喝声:“,冰糖葫芦,又大又甜地冰糖葫芦”。平时谁家有闲钱买这个,只有到了年关,大人们才舍得给孩子们买上一两串分着吃。如今从初冬开始,周末的早市上、假日的公园门口,总有一两个推着自行车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在那儿候着,来一串雪亮甜脆的冰糖葫芦,跟孩子我咬一个,你舔一口,甜滋滋地伴着雪雾霜花,也算是生活原味带来的小小情趣吧。

p7878489

人生百味杂陈,但有一种味道最美,那就是甘美的甜味。作为冬日街头小吃的烤地瓜和冰糖葫芦,是一道季节的动人风景,是一丝香甜的别样温暖,像一句温和的问候,像一串甜脆的笑声,让周遭的每个人都能沉浸在甜蜜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