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一小时车 涮十秒钟肉

这家小店是最能用对比的方法来描述的,比如有杂志夸它的时候卖了个关子就着简陋的环境说它是「最次涮肉」。但简陋的店面和地道的味儿其实并没什么「违和」或者该觉得「意外」的。


老金这家涮肉馆简单的不得了,满足了我对涮肉的所有需要,同时多一道「丰富」点的菜也没有:所有的菜单就是门口一块白板,肉就一种,手切鲜肉,连部位也不细分;牛百叶和肚仁就是除了肉外仅有的「大菜」。配菜甚合我心,白菜豆腐粉丝糖蒜,外加棋子烧饼,锅底自然是清水里面只加点葱姜,透亮又干净。对于涮肉的特别保守派来说,这就是老北京涮肉应该出现的全部内容,多了别的,反倒显得用力过猛。

迫于一个小店的成本,这儿的肉并没分成讲究的8个部位,来这吃肉就是赶上什么部位算什么部位。进货的地方并没有详问过,但估计是比较常规的大厂出品,质量优劣主要靠老板金老爷子掌控。肉片薄厚适中,滚汤里变了色提出来,肉嫩又香,空口吃肥肉的部分也尝不到什么腥膻,正像好几个食友都说过的,涮出的肉不蘸料,一尝,质量高低可比看肉色竖盘子要靠谱多了。都说这儿的肉好吃是因为老爷子切肉的方法跟通常的手切不一样,吃的时候没顾上看,下次问过了老爷子再跟各位汇报。格外值得一提的就是这儿实在的菜量,一盘肉满满八两,在别的地儿也是没怎么感受过了。

这儿的麻酱是火锅店里已经不算太常用的,纯芝麻酱调的,还是香油懈的「生酱」和水懈的「熟酱」混出来,虽然没有加花生酱的小料香,但谁让我就是喜欢纯芝麻酱的味儿呢!另有个适口者珍的味儿,就是这小料里是加了醋了,一点酸口,空嘴吃觉得微怪,但是蘸肉吃是很解腻爽口的,味道也对路,尤其对我这种偶尔拣两块大肥油解解馋的人来说。

环境对我来说,倒没有简陋这么个标准,只有舒服和不舒服两种,老金就属于舒服的那种。拥挤的小屋,漏着风的大塑料棚子,都能在一种特别的人情氛围中被淡化,就是那种舒服。
而在那个相当拥挤的小棚子里,隔壁的几个老相好在讨论着各自盘玩的葫芦和核桃,一会又抱怨说「后面几十年也只能跟你们两个冤家一块吃饭喝酒」;远处的哥们儿在争论不同的二锅头到底哪个最对味;老爷子进来送菜,看见坐在我们旁边一个人吃涮肉的小伙子,一个劲儿的关心,这味儿喜不喜欢,要多吃点肉啊别光吃菜,然后又回过头告诉我们现在涮豆腐最合适。老爷子有着北京人那种很起范儿的热情,让人觉得有自家长辈宠着小辈的那种亲切感。

结完账,溜达在胡同里,争论眼前这个圆顶的楼是清真寺还是小学校;远处两个喝高的男生互相搀着,慢悠悠的晃荡着唠唠叨叨「多年的兄弟」什么的;走着走着碰见老金的伙计骑着自行车从胡同口买葱回来,乐呵的和我们打招呼,那一刻恍然觉得自己是「到家了」。

天桥老金涮肉:西城区天桥福长街五条12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