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碗面的温柔

小时候,初中之后,离家读书,每两个星期休一次,骑着自行车翻过高坡大岭,转过那颗杏树,到家。在墙角边,寻到钥匙,先给自己来一碗炝锅面,暖暖的也就舒服了。爸妈回来问:“吃了?”每次我都端起碗笑着讲,“还有一个鸡蛋呢。”

后来,去了大学,虽是华北,也有面,从北方流进来的牛肉拉面,在学校北门的大棚里,一口大锅,滚着牛肉汤,汤面上飘着一圈红红的辣椒,各位吃客你懂的,辣椒是未有切口的,带着干干的尾巴。吃过几次,再去时,老板就会叮嘱新来的小哥,给这个吃客拉面多点,辣椒更多,二十几个。每次说完这些,座位上的孩子都会抬头看看,那个打工的弟弟问,老板,二十多个?老板没回头,我看到了他的不舍。隔壁摊上肉夹馍一元一个,再整个一元的肉夹馍,午饭结束了,大冬天,汗起着白雾在头上翻滚。几年后,我还去,大棚还在,老板依然知道我,认真地和我讲,面涨钱了,小碗一块五,涨了五毛钱。临了,那一碗面,我没有吃完,二十多块辣椒也吃了几颗,真是挺辣的。

再后来,去了苏州,哥几个整日拉着出去喝酒,酒后就去了那家陕西面馆,老板稍胖,傲娇的很,一般人不和你搭腔,伙计也少露面,躲在厨房重地。三年,我吃过店里所有的面,最爱西红柿鸡蛋面、油泼面,哦,还有biangbiang面、裤带面好多好多。后来也吃店里的羊肉泡馍。走后的五年,我又去,老板问我去哪了。我看着他的笑容,心想,其实我也在问自己。

最后,回到青岛,青岛有海有啤酒,也有面。青岛是我们初次相见的地方,估计也会是我们最后见的地方,我依旧爱吃各种面,隔壁面馆的招牌面是陕西的臊子汤面,饿了的时候会常想起那里,最想的就是住在隔壁的姑娘了。

臊子汤面,我也试着做过,取些许五花肉,带皮最好,葱姜蒜是必须有的,我更加喜欢加些洋葱、胡萝卜丁、土豆丁、木耳、番茄丁等各种,种种颜色一起,大火煮开小火熬近三个小时。三个小时里,做好手擀面准备,鸡蛋和面,盆净手净,铺板起底,手起刀轻落,切面成条。看夕阳下去,调一盘蔬菜,一锅清水煮沸下面,捞面出锅,注入臊子汤,别忘了加几颗香菜了,一碗面端了出来,只看颜色,寻着筷子,低着头,不动声色的先来一碗再说。

我一直爱吃面,各种面,只要精致,符合我的口味即可。

文/老九

One thought on “只是一碗面的温柔

  1. 兄弟吃面,更多时是一种回忆和心情。如果有一天吃着吃着,想起某件事情流流满面,这也许就是回忆的味道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