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老味

这条街有一个很朴实的名字——老大街。

老大街真的老了,弯曲的、狭窄的街两边虽然盖起了不少新楼,可是依然有坡顶青瓦的老房子,墙壁上是七八十年代的水磨石的装饰,还看得见五角星的造型,但当初的鲜红色已经剥脱了。

街边偶尔有一棵大槐树,也不知生长多少年了,枝叶遮住了多半边街,树皮迸裂成沧桑的沟壑,潮湿的夏季里,背阴处沟壑里长出苔藓来,树脚下的墙边也有苔藓,冬天干巴掉了,可是一到夏天就生生的绿起来,跟这个大树相依相伴。

老店就在大槐树的下面,木头排板的门子,早上开门就一块块卸了下来摆在门边,晚上再一块块装上去,虽然粗陋,可是设计的也巧妙,装上去严丝合缝,拆卸也方便。店里做火烧的案板是枣木的,早已红亮光滑。

菜名就写在一块小黑板上,只有简单几个菜:老炒肉、大葱豆腐、烧腐竹、炒豆芽、煮猪脸、煮下水。有名的就是这个老炒肉,肥瘦相间的肉片,大火过油,急火快炒,来一勺店里自酿的甜面酱调味,抓把豆芽,末了葱丝蒜薹提味,菜色红亮、酱香扑鼻。

这家的煮下水也为人推崇,大呼血脂高的人们,到了这里就忘了不吃肥肉的戒,多少都得来点。猪脸儿、大肠、舌根,不用添加任何调味料凉拌热炒,直接咬一块在嘴里,在脂肪胆固醇无限量供给的今天,仍然会给你赤贫年代里高热量食物的香滑感受。

点完了菜,必定还要火烧和炒肉汤当做主食,火烧劲道淳香,肉汤暖热鲜美,心满意足的人们,得到的不仅是肚腹的快意,更多的是心灵的满足吧?要不然,小城里也多得是装修富丽的酒店,可是人们还是宁愿坐在这闹哄哄的老店里,坐在那八仙桌旁条凳上,讨论着自己的零零碎碎,听着旁边桌子上的笑闹闲话,世界再怎么快速的飞跃,这一刻,还是三十年前的老年景。

食物是本味的肥美,人是慵散的惬意。

文 / 青萍之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