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面不食

记得小时候,父母都外出打工了,我被寄养在奶奶家里。那个时候的生活是极其简单的,尤其是一日三餐。要么是白米粥配白菜豆腐,要么是米粉汤。奶奶做米粉汤的方法特别随意。水一开,米粉下锅,再放点葱花和盐,锅盖盖上,闷一会儿,就可以出锅了。

照别人的说法,奶奶当时是把我当猪来养的,所以无所谓什么营养。但即使奶奶做的米粉得到广泛差评,我依然能够吃的津津有味。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六年级才结束,那时候的我,骨瘦如柴,浑身上下就胸前的排骨最值钱。

兴许是小时候跟米粉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感,长大以后,我就成为了米粉的忠实拥护者,并且把这种情感引申到了面食上。高中的时候,我妈妈不再跟父亲出门打工,专门在家里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每周末放假回家的时候,我总会叫我妈给我煮米粉汤或面汤。

我妈煮的米粉汤和面汤是我认为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了。我想是因为我妈了解我的口味,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的米粉汤和面汤里面,都会放我喜欢的鸡蛋,香菇肉丸,蘑菇,肉团,花蛤等。我喜欢的食材再加上妈妈高超的厨技,总能让我的家里飘满了醉人的香味。

把米粉或面吃进嘴里,我总能享受到那种细长的润滑感和回味无穷的味道,因为这个味道,我后来吃东西就变得挑剔了。那个时候,如果要说我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我想非它莫属。很简单,也很容易。

不过上了大学以后,这种幸福就变得奢侈无比了。

和大多数留在本省的同学不同,我填了一所北方的大学。于是我与家的距离,就跨越了半个中国。去大学的第一天,我吃的第一顿,就是一碗面。那是一种没有汤的面,面上面放了各种奇怪的配料,花椒,胡椒,辣椒,香菜等。当时我吃了两口后,尽管肚子饿了半天了,但我吃不下去。非但吃不下去,我还感觉难受。

之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在各种食堂找寻各种面食或者米粉汤,无一例外,那些面食和米粉汤我都吃不下去。北方的面和南方的面差很多,南方的面讲究汤底,讲究精致,注重咸淡调配,追求的是每一口的味觉享受。北方的面则更讲究面本身,注重味觉刺激,追求的是能够饕餮一番的快感。

所以南方人细腻,北方人豪迈,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找不到符合我口味的面食,我在大学里面基本上吃的都是饭,即使有时候想吃面食了,也绝对忍住,因为我吃不惯这里的面。有时候实在想的难受了,就开始后悔,后悔完后,还是得乖乖去吃饭。

寒假回到家,当时已经晚上了,我妈问我想吃什么,我面露凶光,说我想吃面。那天晚上,我妈煮了一大锅面,我吃了半锅。吃得晚上肚子撑得难受。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等明天煮面的时候,我还要吃半锅。

文/康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