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顿好的,人生观都会改变的。”

听爸爸讲,我小时候喜欢吃带肉的东西。奶奶问我想吃啥,我就说饺子包子混沌都行,要是嘴里淡出鸟了。就去厨房喝点醋过过干瘾。

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暑假在大姨家过,大姨教我怎么做辣酱。就是拿绞肉机把辣椒一根根绞碎。做的情节不太记得了,后来看电视就拿着热水瓶一口水一口辣椒当零食吃,就这样一暑假干完一大瓶辣椒酱,回去我妈发现我天天往厕所跑觉得不对劲。就带我去医院,一查轻度胃溃疡,打那之后我就不太能吃辣椒了。

我小姨有个四川亲戚,有一次亲戚寄来了上好的辣椒和麻椒,于是小姨做了一锅麻辣兔肉火锅叫我们几个小孩子去吃,我没忍住,闻着那香味可能当时就HIGH了,越吃越多,几个小孩吃东西是要比赛的,大概吃到嗓子眼了。吃完我就往家赶,一进门就奔厕所,然后看着哗啦哗啦的hold都hold不住,里面辣椒籽黄澄澄的,觉得特别可惜。

和我爸去西安玩,那时候小屁孩,什么名胜古迹雄伟建筑都没记得,但是烤羊肉串从此扎根在我记忆里了。现在想起羊肉串就是往下滴着油,嘶溜嘶溜的冒着泡。一口肥肉一口瘦肉,咬到羊筋舍不得吐,在嘴里嚼好久没味了在往下咽。别人说羊肉太骚不好吃,可我觉得不骚就不是羊肉了。前段时间馋的没治,就菜场里买了点竹签和羊肉自己穿了穿,在煤气灶上烤,干啾啾的烤完一股子煤气味,一边吃一边想别煤气中毒了,然后就吃完了,还可以。

小学最后一次春游我不记得去哪了,反正前一天大人会给点钱让你去超市买点东西带着,我可能觉得这样比较没劲,就偷摸去买了一个酒精炉,然后偷了点家里肉洗干净弄好放冰箱后我就怀着满心的喜悦睡觉去了,后来野餐时我拿出小酒精炉和锅子准备露一手的时候发现肉没带。还好我有B计划,煮了一锅泡面,到最后汤是我喝的,不知道谁说十分营养七分汤来着

上了初中就常年在外婆家包饭。我偏执的觉得一家里外婆的菜肯定做的最好吃。那时候放学回家顺着楼道就能闻到菜香,外婆在阳台上划擦划擦的烧菜,我就坐边上看着,跟外婆说给我来你尝尝咸淡,那时候红烧东西的汤是我独食的,菜一上我夸夸两勺子汤拌饭,这个习惯一直留到现在。外婆有句名言,汤烧好一尝,就会说:鲜的眉毛也落下来了。后来才知道外婆烧汤放鸡精,我就哼哼了。

以前老家门口有家羊肉泡馍,碗跟盆似的,上来就是葱花香菜漂着油花的雪白大汤,呼呼冒着热气散着香味。自己去问老板买点烧饼或者切饼,一股脑扔下去,泡的软软的,后来工作有钱了,我每次去都加很多肉不吃饼了,感觉旁人看我的眼神都充满羡慕。再后来工作远了,有时候实在馋就叫我爸妈拿瓶子给我灌好了坐火车带来,那才是千里送羊汤不负恩泽。

初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家拉面店。老板是个好到有点令人发指的小伙子。吃他家的面可以自己加牛肉,就是面拉好了自己端着碗去加葱花加牛肉加汤。汤要沿着边舀。牛油啊香料都在边上,加牛肉时背对老板,夹好往面下面一塞,一点看不出,葱花香菜反正不要钱,就当多个素菜。现在想起来我这是利用别人的善良满足自己的私欲啊。老板人好我们就天天上那吃,就这样这家小店在半年后给我们吃垮了,老板到街对面的另一家拉面店打工去了。

到了大学,虽然腐败无数,几年里借着各种理由吃遍学校周围。但印象都不太深刻,可能长时间胡吃海喝把我胃口吊高了,其实学校里的饭还不错就是量比较少,我就寻思着咋样才能少花钱多吃饭,思考的结果就是盯着一个阿姨打饭,凭着良好的亲和力和略带风骚的眼神阿姨很快就认识我了。之后我的菜总比一起打饭的室友多一点,饭上浇着肉汤,汤里带还带着肉末。只是阿姨多是临时工,一年换一拨。让我浪费了不少感情。

每到一个地方前上网查有啥好吃的,对于那些景点反倒觉得可有可无。出门在外吃,这有个一个技巧要教给大家,一般好吃的都不会在游客必去的地方,大众点评挺管用,吃的话每一样不要多吃,浅尝则止,留着肚子赶下一个场子,这样几天的旅程能吃到几十种美食,然后心里暗记下对胃口的,留个遗憾,这样下次才有动力再来。

其实现在想想一种食物就代表着一个特定的回忆。有那时的自己,那时的场景。那时的朋友或者恋人的记忆。大概我对人好的表达方式就是拉着你去搓一顿,要是特别特别好的就拉回家,撸撸袖子给你做上一桌吃的,一起bia叽bia叽嘴。

这些年行走江湖一直没遇到什么真正的吃货。多数人只是赶个时髦,好像不说自己是吃货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可是只有吃货才知道谁是真正的吃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