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飘香的味道——酱油汤

在我们家的餐桌上,无论多少菜,必须要配上一个汤,哪怕只是一菜,也要有一汤。这桌饭菜如同文章,汤的作用就好比最终结束的标点符号,平淡些就是句号,要是灰常好喝就是感叹号了。如果没有汤,就好似文章没有结局,无疑是留下很多遗憾的。去了南方一阵儿,他们的例汤在餐前,就跟文法的倒装句一样,未必不是好文章,不过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

说起汤,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智慧,任何急就章也是有说法的。小时候,父母都很忙,往往下班都快饭点了,没有时间再去炖汤,没事,还有江湖救急的酱油汤!那会儿的酱油都是正宗黄豆制成的,比较鲜,也掺不得假,在锅里倒上少许,添上一瓢开水,扯两段香葱漂进去,再挑上一块猪油(话说以前家中的常备,现在基本都看不到了),点起火,待得油香四溢,洒上点味精提提味儿,酱油汤就飞速出锅了。端上桌子,从舀起第一勺一直到酱油汤泡饭,只需搭上两口小菜,就是无比幸福的一餐。那时生活达成满足,真的好简单!

酱油汤的作用很大层面就是江湖救急。时间不够,材料没准备充足,厨房里酱油总归是有的。就跟板凳一样,作为七种武器之一,看着不起眼,哪哪儿都有,抡起来还是破坏力惊人的。但是它又举之不易,像鲁智深的禅杖,要是想使好,非常人能舞也。酱油汤亦有轻重之别。可见酱油汤的发明还是蕴含着相当的智慧。

但是板凳总归算不得神兵利器,酱油汤亦是难登大雅之堂招待宾客。相比较起来,日本人才是具有小题大做的本事,同是“酱油汤”,日本人的味增汤居然上升到国汤的地步。事实上味道确实不咋地,当然,这个汤的地位并非美味到无以复加,而是因为每个人都吃着这样的汤成长,汤代表家庭的味道以及对父母的怀念。有一首歌Miso Soup唱道“那烹调着味增汤的双手满载着温柔”,这样的温柔,我们一样的想念,但是被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羁绊着。

家,很远很想很想很远,或者只有无意间的某个刹那,勾起似曾相识的记忆。有时候会想起一些食物,想想,又觉得好像有些模糊,总想不出具体的事迹。但是确定的是,这些东西,曾经是经常吃的,不仅经常吃,每次吃或多或少还有些惊喜。那些食物带着时间的痕迹,在恍惚之间,还记得那一碗酱油汤淡淡飘香的味道。

图&文   游荡到天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