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肚冯家的那些事

二冯之争

1998年当簋街金生隆爆肚店,开业生意红火的时候,因金生隆招牌上有爆肚冯的字样,被前门爆肚冯,一纸诉状将金生隆爆肚冯告上公堂,这就是当年北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的爆肚冯告爆肚冯,一时间成了京城街谈巷议的话题。此案由北京市工商局东城分局调查此案,两个“爆肚冯”均能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正宗。后经反复祥细调查论证调解,北京市东城区工商分局对这起“爆肚冯”商标之争下了定论。爆肚冯于 1995 年在国家商标局注册爆肚冯。1998年金生隆冯家开业,前门门框胡同爆肚冯在先于1997年就注册了“爆肚冯”商标,“爆肚冯”由于进行了商标注册,由此成为“爆肚冯”这个商标的合法持有人。金生隆爆肚冯由于没有注册,在名字中有“爆肚冯”涉及到商标侵权。因此,东城工商分局决定依据《商标法》判定金生隆爆肚冯侵犯了前斤爆肚冯的合法权益,并责令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拆除侵权商标,同时罚款9200元。至此,这场喧嚣城市中的二冯之争,门框胡同冯家跟金生隆冯家的那场公案告一段落。

从传承来看,两家“爆肚冯”都有历史渊源,而且都技艺不凡,但因“金生隆”未能取得商标专用权,从此不能再使用“爆肚冯”字号,由此也说明商标注册的重要性。一个名牌的产生是须几代人的努力,实属来之不宜,前门的“爆肚冯” 冯立山光绪年间就在后门桥卖爆肚,风里来雨里去日夜奔波,到第二代传人冯金河经营期间,成为清宫御膳房用牛羊肚子的专供点,后扬名于前门大栅栏内的门框胡同。“爆肚冯”第三代传人冯广聚为挖掘北京老字号小吃作出了贡献,他不仅把老祖宗的手艺都发掘出来,还对小料进行创新。吃爆肚,最讲究的就是小料。他的“独门秘方”一共十三种佐料,冯广聚他连系众名家,花了十几年时间,陆续把老字号的后人请出来,借给他们钱,让他们重新开店,使门框胡同小吃摊群成为北京美食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金生隆” 第一代冯天杰只身来到北京摆摊卖爆肚,没黑天没白晌的干,挣了点钱,到了第二代冯金生时口挪肚攒,以他的名字开了自己的字号“金生隆”,独创老派爆肚13个品,“金生隆”爆肚小料也有独到之处,己获得了国家专利,‘中华老字号’的牌子也挂上了,冯国明每每喜欢用其父冯金生的话一言以蔽之:“咱家没出息。三代人,一百多年,就琢磨出来一副肚子和一碗作料。”多纯朴的语言,这些都反映出北京老买卖人的真切与诚恳,夸他们一句勤劳敬业也不为过吧,也正因为有了这些老手艺人,才能把中华民族传统的东西继续延续下去吧。

对此冯家的字号之争,以前我的观点是,反正都姓冯,又都是爆肚,干嘛争来争去,干脆搁置争议,共同发展这多好呀,但现在看来这搁置争议共同发展这招不怎么样,是会给后人带来麻烦的。 “爆肚冯”这块金字招牌毕竟只能有一个商标,它无疑是向我们昭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谁有保护自己无形资产的法律意识,谁最后就能保住这赚钱的根本,此事给人的反思是要增加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金生隆输了官司,就不得在使用老家儿爆肚冯的字号了。说来特有趣,从工商局回来,金生隆冯家把招牌上的“冯”字中的“马”字用纸沾上遮盖了起来,成了爆肚两点水了,许多人为这还专门去吃爆肚看热闹,而冯国明老爷子也豁达说,官司输了,买卖不能输,过几天在刻个新的挂上,老匾留着,在凑点老年间的物件,对机会把里间收拾收拾,开办一个爆肚冯博物馆,让人们在品评爆肚的同时,还能品到一些爆肚之外的东西。

回想一下,头些年关于这类事过去很多,比如北京饭店谭家菜起诉西直门谭府菜,烤鸭店告天下第一楼等等,近几年少了,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大家对知识产权重视了,二是随着社会进步,法律逐步完善了,露洞少了,这是好事。最后说一点,这门框胡同冯家和金生隆冯家,我和爆肚冯冯广聚老先生比较熟,金生隆冯国明老先生虽未见面,也是久仰,此文并未经二位冯老先生过目,信息多来自以前的记忆,网络文章和从朋友那扫听来的传说,如有不对有出入的地方请见谅,在者咱这《白话吃喝》本来就是茶余饭后的谈天、说地、侃大山、摆龙门阵,您查查字典白话一词中就有闲谈、胡扯、忽悠的意思,咱也不是记者、写家子,就是个厨子,写的这玩艺也不是神马史料,也不是神马论文,即然如此,有些出入谬误也不足为奇,发现不对地方,也犯不上急扯白脸的掰扯,就请明眼人和知情者补上,咱接着白话便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