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吴的海带汤

老吴的干货摊占据了菜场最有利的地形,恰好位于卖肉的、卖菜的、卖鸡蛋的、卖豆腐的中间,桂圆莲子香菇枸杞木耳,蒜头八角桂皮胡椒老姜,老吴像侍弄亲生儿子一样,把它们打理得清清爽爽又满满当当,于是来往的顾客无论割了肉还是拎了鱼,都习惯再去找老吴抓一把佐料带回家。
这家小菜场其实满打满算不过十余家摊位,在社区的入口处,它真是便民,比如昨天我炖的那锅海带排骨汤将沸未沸,我出家门下了楼,步行两分钟走到这小菜场,这锅汤的葱花就有了着落。海带是从老吴那里买的,我们小区的居民,永远都从老吴那里买海带。

老吴干货摊上的海带,大概是他的“镇摊之宝”。他的摊位,一半摆着七七八八的各式干货香料,另一半,常年竖着一块小黑板,上面是老吴一丝不苟的粉笔字:老吴的亲戚家的海带。我第一次去这家小菜场买菜时,肉铺的大婶一边给我挑了一块最新鲜的小排,手起刀落之间不忘告诉我:小姑娘,等会去那个老吴那里买点干海带,回家泡发了炖排骨,很美妙哦。
老吴的海带的确美妙,据说老吴是个退伍老兵,受过伤瘸了腿,他是个外地人,也不知什么原因就来到这里定居,也不知什么原因,非在这菜场做了个卖干货香料的,而且一做就是好多年。菜市场的生意不好做,好在老吴有个神奇的养殖海带的亲戚,这位亲戚供应来的干海带,收拾得干干净净,很少泥沙杂质,泡发起来碧绿清香,炖汤尤其有一股极其浓郁鲜美的滋味。

所以老吴的生意一直很好,住到这片老社区后,我渐渐习惯了炖海带排骨汤,去菜场多了,发现还常常有远一些的居民,特意开着车骑了车,为了来买一些老吴的海带。老吴话很少,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了,我有时候吃了晚饭去散步,顺便想买一把小青菜明早下馄饨,还顺脚走去菜场瞄一瞄。
晚饭过后的这家小菜场,完全变了一副稀稀落落的模样。这时候基本没有了买菜的顾客,各个摊位开始收拾自家剩余,在自己摊位就准备起晚饭来。菜场里卖豆腐的有两家人,我每次去买豆腐,这两家人都像仇敌一样,互相吆喝着招徕顾客做自己生意,如果晚饭后再去菜场,会发现他们两家居然和和睦睦围在一起,炖了个小火锅,你家卖剩的豆腐卷,我家卖剩的老豆干,统统都下到锅里烫熟了蘸辣酱吃。

只有老吴是寂寞的,老吴永远一个人,肉铺的老板娘说老吴无儿无女,我好多次在晚饭后去逛菜场,的确只看到老吴自己守着打烊后的干货铺,一边用小煤炉默默炖一锅汤。我熟悉这锅汤的气味,是海带排骨汤,他永远在炖海带排骨汤,他永远一根接一根抽着烟,发鬓比前几年花白了不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自从搬入这片社区里住,一晃五六年过来了,肉铺的老板娘已经会记得给我留一块不肥不瘦的小排,而卖鸡蛋的大姐也知道我最喜欢小小的草鸡蛋,老吴的海带,我买得最多,但是只有这位老板,依然一个人,也依然不爱说话。
前些天,吃过晚饭去散步,经过这家小菜场时,我突然想起上次买的老吴的海带已经炖完了汤,于是顺脚走进去打算再买一点。走近老吴的摊位,居然影影绰绰不止一个人,走近了一看,多了一位皮肤晒得黝黑而红赤的中年女人,旁边的肉铺老板娘见到我,神神秘秘凑过来跟我耳语了一阵子:喏,这就是给老吴供应海带的,好像他们年轻时就相好过,后来他去当兵,她就嫁了个海边的渔民,这些年老吴都帮人家卖海带呢。你今儿赶紧多买点海带吧,老吴终于帮人家把儿子供完了大学,人家常年生病的老公也好好送走了,现在他们只卖干货,没得海带卖啦,你还是买了我的小排去炖萝卜汤吧!”

BY 鱼小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