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庶民美食之旅

这次九州之旅赶上年底,虽说今年刚出了米其林九州指南,但好的餐馆差不多都年末休业了,想着只好凭直觉随便吃吃吧。即使这么说,到一个城市,还是有心查了下“食べログ”的评分,有个大致的概念,接下来就看运气了。偶尔来一次庶民美食之旅也不错呀。

鹿儿岛

鹿儿岛产黒豚猪肉,不知道是不是长成黑色,总之说起黑豚,就是优质猪肉的代表,价格也要比普通猪肉贵不少。鹿儿岛街头随处可见的招牌上,不管后缀是呷哺呷哺还是猪排饭、拉面,前面统统冠以“黑豚”二字。作为一个对猪肉敬而远之又想尝接地气美食的人来说,已经别无选择了。

日本的猪肉料理里,唯一能接受的就是猪排饭了。带爸妈游日本时,东京第一餐是池袋的猪排饭,妈妈直到现在还念起那个味道,和粒粒饱满的日本大米饭。查了几家猪排饭店,都是五点半才开门,我揣着饿扁的胃袋,从商店街这头晃到那头,还强忍着不买零食垫肚子,怕万一吃不下,心里又充满忐忑:猪肉这种屡试屡爽的东西,这次能被鹿儿岛黑豚强攻下么?

熬到开门,一家名叫“六白”的餐馆,我是第一位客人,毫不犹豫地点了将近贵一倍的“黑豚里脊肉定食”(1800日元),炸得好油脆,但因为夹着一点肥肉,根本顾不上品尝猪肉的味道,硬着头皮配饭和sauce吃完了。让我来吃猪肉简直是浪费,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怎么去分辨好坏差别嘛。只能说,黑豚猪排饭,一面小旗子插上,也算吃过了,不太想再吃了,若是爱猪肉的话,请一定去鹿儿岛好好多尝试几餐。

鹿儿岛黑豚猪排饭
鹿儿岛黑豚猪排饭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路过一家叫“いやね”的店,招牌上画着美妙的“鲑鱼子海胆釜饭”(1700日元),等反应过来双脚已经迈进去了。看到土黄色海胆和橙红色的鲑鱼子铺在一层嫩黄的蛋丝上,占据整个视野,啊,这才是我的主战场嘛。就是这种吃到鲑鱼子就满足的体质。


鲑鱼子海胆釜饭
鲑鱼子海胆釜饭

熊本

说起熊本,自然是马肉料理,但怎么也不能算庶民美食。有一样小吃,辛子蓮根,算是熊本乡土料理的一种,莲藕水煮后,将味增、芥末粉和蜂蜜混合塞入空穴里,外面再裹上一层小麦粉,放入菜油里炸后就可以吃了,关西这边吃到的多是塞蛋黄。


关于辛子蓮根的由来,还有个小故事。说是当年熊本藩主細川忠利生来体弱多病,禅僧玄宅去看望他时,建议他多吃莲藕。厨房管理人把加藤清正种在城外做应急食品的莲藕拔起来,中间填入芥末味增等,油炸后献给藩主。而且莲藕的横切面又和细川的九曜紋家纹很像,就这么被传承下来了。

买的是“元祖森”家的,直接就能吃,切片做小菜也很好看。只是黄芥末又辣,还吃得满嘴酱,不过一般也就吃一小片,换个口味,哪有抱着一整根啃的。

元祖森对面是一间叫“松石”的面包店,明治21年创业,是熊本县最古老,也是全日本第二古老的面包屋,好想知道第一是哪一家啊。

本来的目标一间叫“麺豪”的乌冬面店,牛肉咖喱乌冬什么的看起来好诱人,结果走了半小时过去,午市不营业,晚上又哼哧哼哧走半小时,快到时却看到老板娘出来,挂出“今日已卖完”的牌子,心瞬间凉了半截。

打扮地很无印良品的一对中年夫妇连连道歉,“下回再来吧”。可是人家明天就要走了啊,只好随便在商店街找了家,ふく泉,玉子咖喱乌冬面,量少,味道也不错。重口味晚餐后,总想吃个甜品来杯咖啡才觉得圆满,回旅舍路上经过蛋糕房,挑了个豆腐芝士蛋糕,清新的豆腐和浓腻的芝士混在一起,瞬间中和成最完美的那个度了。用随身带的挂耳包泡了杯咖啡,窝在旅舍榻榻米上喝起来,顿觉人生圆满。

ふく泉的玉子咖喱乌冬面
ふく泉的玉子咖喱乌冬面

长崎

说起长崎的名物,一样是カステラ(海绵蛋糕),一样就是ちゃんぽん(什锦面),专做什锦面的快餐店其实也开遍日本了,看着上面堆积如山的材料就没什么吃的欲望了,只是来了长崎必须得尝试一下。选了唐人街里的江山楼本店,等了一会位,虽说前台服务生穿着和式服装,一看就种国内老字号店铺的感觉。所谓什锦面,就是把猪肉啊鱼贝类和蔬菜等等混在一起做浇头,制造出一种很丰盛的样子,对我来说还是过于腻味了。

中华街的江山楼
中华街的江山楼

ちゃんぽん什锦面
ちゃんぽん什锦面

有说这个发音源自福建话的“吃饭”,听起来还是挺像,源头是福建省福清市的焖面。据说明治初期,中华料理店“四海楼”的初代店主陈顺平为了让中国留学吃饱,又吃得有营养,就在福建料理的基础上,发明了这样一种原材料丰富的面。说起来,地球拉面的口号不也是“穷学生的好伙伴”么。

暴发户气息满满的四海楼
暴发户气息满满的四海楼

去大浦天主教堂的时候经过四海楼,典型的乡土气息唐人街风建筑,反正得出结论,除了乌冬和荞麦,日本其他的面食我还是放弃多余的尝试吧。接着就进入疯狂的海绵蛋糕试吃时间了。


除了原味和抹茶味,长崎的各家カステラ店竞争激烈,也就开发出种种新鲜的口味,比如清风堂的红茶味、芝士味、橘子味、巧克力味;

和泉屋宣称加入名贵“和三盆糖”的カステラ、蛋黄比例更高的“五三烧カステラ”、

抹茶和大纳言红豆相间的“綺麗菓”,中间做成波浪线也真是太美丽;

还有华贵地撒上金箔的

最特别是街转角一间小小的“松翁轩”,往海绵蛋糕中间加上柿子馅、栗子馅和番薯馅,买了一盒柿子味就忍不住在店里开吃了。虽然好吃,但是,这明明就已经不是カステラ了嘛。

长崎的惊喜还要到晚上,跑到思案桥一带,本来打算去饭君吃过的土耳其饭(怎么一直在复制他啊,连后面感冒了都是一样),奈何一直都不饿,消化药也吃了,又绕着小巷子暴走了几圈,最后停在一家亮着白色招牌的乡土料理“一二三亭”外。

到底该不该选这家呢?晚餐的机会可只有一次啊!简直就跟孤独美食家吾郎寻找餐馆的心情如出一辙,恨不得找个占卜师来占一卦。在门口徘徊半天,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一股引力,不由自主就走进去了。

果然是那种浓浓当地气息的家庭餐馆,一位头发花白的眼镜老奶奶主力,另外两个儿媳妇岁数的打下手,吧台上摆着一碗碗小菜,角落里坐着黑风衣上班族,一杯生啤,几个小菜点好,就小酌起来。原来是这样的风格啊,真是孤独美食家里常常出镜的那一类呢。

好乡土料理的吧台
好乡土料理的吧台

其实好想点一盘这个真是太饱了
其实好想点一盘这个真是太饱了

点了“一二三亭”的定食,1300日元,加300日元把普通的米饭换成おじや(杂烩粥),“おじや可是我们家的招牌噢,很多客人还专门为吃这个而来的呢!”老奶奶补充道。

说到这份上不换也不行了啊。一共七品,红芜菁渍物、浅渍拼盘、鲸鱼小菜、竹荚鱼刺身(あじ)、炸太刀鱼、杂烩粥和味增汤,问起我是要哪种鱼的时候,我听到太刀鱼这个单词就傻眼了。

老奶奶有点哭笑不得,“这位大小姐啊,你是住在日本么?怎么会不知道鱼的名字呢?”长崎人好直接,换做京都,大概又是要七拐八弯半天,这种说话方式倒也挺好。

鲸肉小菜
鲸肉小菜

竹荚鱼刺身
竹荚鱼刺身

炸太刀鱼
炸太刀鱼

おじや(杂烩粥)
おじや(杂烩粥)

在不是那么饿的状态下,还是觉得每一道都好吃到爆,尤其是招牌杂烩粥,里面加了鸡蛋,上面撒了大概混合了芝麻的粉,大冬天烫呼呼的一晚喝下去,瞬间恢复了体力,原本打消的上山看夜景念头又重新蹦出来了。中间又不断来了几位熟客,老奶奶与之寒暄起来,当然,每位疲惫的上班族坐下后第一句话肯定是,“总之,来杯生啤先吧!”而我这样一位孤身女游客,还真是和店里的氛围不搭啊。

小仓

小仓有着一家传说般的三星寿司店“天寿司”,饭君在10月来光顾过,可惜年末也关门了。感冒加重,吃了药胡睡了一阵,便去旅店老板推荐的24小时乌冬面店“資さん”解决一餐。

这家听上去可能会像快餐一样的店,倒是散发着一股稳稳当当的老铺气质,几乎都是中间格一块板的桌子,跟吧台没两样,什么样的客人都有,点了“牛肉牛蒡天妇罗乌冬”,才640日元,超大一份,比起面,上面的料简直多得要溢出来,导致我把面吃完后,还剩下一半菜。这种肉加天妇罗的招牌黄金组合,在关西地区的倒是不多见,太豪迈了。
牛肉牛蒡天妇罗乌冬
牛肉牛蒡天妇罗乌冬

唐户市场

那一天面临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在每一样都看上去赞爆的海鲜饭中选出一样,又不想交给天意。最终选了一份海鲜七色丼,感觉种类似乎最多,摆盘也比较好看。

其实自己心里也知道,在靠近水产市场的地方吃,这家和那家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就跟筑地市场的寿司一样。但仍然要纠结,机会那么难得,跑到本州与九州的连接处——下关这种地方,还只有一餐,怎么样选都觉得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遗憾。

鲑鱼子饱满到筷子一个不小心用力,汁液就“噗”得一下,溅得我整个眼镜镜片都是。

辛辛苦苦从市场背回来的海胆酱、青鱼子酱、海胆酱油等等,已经美味到不像人间之物了,真后悔没直接打包一箱寄回来。大约美味就是这样一期一会才愈加珍惜的东西。

广岛

在京都寺庙神社的各种小摊上,常常见到“广岛烧”的字样,咋一看和大阪烧(お好み焼き)形似,只是大阪烧大多只是用面粉,广岛烧还可以加荞麦面和乌冬。这家位于广岛八丁堀的“八昌”就是那类门口总要排队的名店了。

可惜他家只有肉和鸡蛋打底的广岛烧,看着队伍犹豫了半天,我还是跑到车站前FULL FOCUS楼上的广岛烧广场,有点像京都站上面的拉面小路。

一出电梯就被热火朝天的拉客方式给震撼到了,在日本很少有这么直接的,感觉像回到了国内的旅游景点门口一条街。“哎呀这位小姐姐,欢迎回来,来看看菜单嘛,(やる気いっぱい)干劲慢慢的广岛烧啊!犹豫的话没关系,转一转先,我在这里恭候大驾啊!”发现这家菜单上有“海物语”和“牡蛎特制”,刚一停下脚步,就被女招待旋风一般地拱进去了。

小哥先是在热铁板上倒上一层面浆,上面堆上小山包一样的卷心菜丝,接着分别弄熟荞麦面、牡蛎、又加一层面酱和鸡蛋,合起来就成为广岛烧了。就是小哥一门心思在拉客,只要看到有人走过,直接就不管铁板上的广岛烧了,这种料理态度也就做做街头小吃才行吧。

牡蛎荞麦特制广岛烧
牡蛎荞麦特制广岛烧

最经典的肉玉广岛烧,把旁边大叔点的弄来拍了
最经典的肉玉广岛烧,把旁边大叔点的弄来拍了

比起大阪烧,加了荞麦的广岛烧感觉好吃很多,何况还有广岛的特产牡蛎!在宫岛吃的烤牡蛎米糕也很赞,反正到了广岛就是牡蛎来牡蛎去,也是太幸福了。

姬路
这家位于姬路城门前大马路上的讃岐乌冬面店,第一次路过就被那种隐隐的文艺气息吸引。回头走进去,发现是一家老夫妻开的家庭式餐馆,一圈墙壁都挂着同样风格的版画,落款“岩田健三郎”。没话找话问了一句后,系着红格子围裙的老板侃侃而谈起来,原来这个画家是他朋友,于是就友情赠送给店里装饰了,每一幅里都隐藏着不一样的姬路城。

结果吃到一半,老板跑过来,递给我一张专门为这店设计的明信片,一家老夫妻经营的乌冬面店也这么小清新啊。

此时店里就我一名客人,老板娘和我拉了半天家常,从二楼中文老师的北大教授爸爸到之前在店里打工的福建姑娘,直到一位小伙子拉开门,“老板娘,现在还有乌冬面吃么?两位。”

“有位哦,不过今天5点就关门啦。”

“每天都那么早么?”我问道,总觉得5点不正是晚市刚开始营业的时间嘛。

“我丈夫的妈妈病啦,得早点关门回去给她准备晚饭。平时是6点关门。”还是很早好嘛!

总算吃到不那么甜的油炸豆腐
总算吃到不那么甜的油炸豆腐

眼看时间不早,说了“多谢款待”,我就奔出去看姬路城前的夕阳了。第二天就要回京都跨年了,杂七杂八吃了一路,病也生了一场,总算没有倒下。

在电车上头昏眼花的时候,最担心的不是发烧,而是没胃口,没胃口可怎么吃好吃的,旅行不是毁了嘛!

大概靠着吃货的顽强意志,也是挺过来了,病得昏沉沉还有滋有味地吃了佐贺牛,心满意足。

还剩长崎和姬路的两家神奇面包店,就放在下回跟灵灵的咖啡店一起说吧。

BY 叶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