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蔬菜汤

蔬菜汤看似是最简单不考验厨艺的食物了吧。

半夜看几十页艰涩的金融分析,总觉得肚子连同脑细胞被纠缠的单词和公式吸空了般,于是起身摸黑翻腾着冰箱。下碗面或者来个鸡腿总觉得会罪恶的不忍心睡觉,只好切了切减价时候储备的胡萝卜,加了把青菜、芹菜杆,突然想起上次祸害厨房时候残留的小半个杏鲍菇和玉子豆腐,顺手倒进了锅内。凌晨1点,慢慢滚煮而泛起的水泡,还有蔬菜浅淡的香气,赶紧趁热喝下,压抑住带着些焦虑的孤独。

前23年里最意外的一碗汤是在清迈的Imm Aim,也是我觉得很难再遇到的味道。

2013年的鲜花节,整座清迈兴奋在盛大的游行里。我们起早出了塔佩门,拐到街角租了辆自行车。这里悠闲的让人们变得容易迟到,比预定晚了一个小时却还是没见吹吹打打的队伍。路边不时晃过挑着担子的小贩,卖着特色的吐司夹冰激凌,还有的向等着无聊的孩子兜售气球和果汁。我端着相机坐在路边,和巡逻的警察一起发呆,在清迈就要学着自己打发时间。

阳光开始加热了内心的躁动,骑上车,开始满城寻找我梦寐以求的“凤飞飞猪脚饭”。

“您知道凤飞飞猪脚饭在哪里吗?”这回问的是个本地的约摸30岁的女人。

“猪脚饭在清迈很普遍啊,很多都有。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家。但是我要带我的孩子去吃中饭,你们要一起吗?”

有些半信半疑和犹豫,无奈肚子饿得发懵,一咬牙跟上她的步伐。拐了8、9个小巷子才寻到这个坐落在小院子里的餐馆:Imm Aim。

这是一家素食cafe,院子的凉棚下摆着几张木质的桌椅,隔壁屋子里的阿嬷守着小女孩学习,有种最质朴的生活气息。老板是个带着羞涩的黑瘦男人,腼腆的递给我菜单。女人不用看就说了几道,并转头给我们推荐这里别致的沙拉和粽米饭,她的孩子蹦跶在旁边的椅子上吱呀呓语。

端上来的菜一看就是被文艺范儿的男店主精致摆盘,鲜艳得像是艺术品。Spicy salad旁放着白百合,粽米饭是和黄椒、青豆、鸡蛋末、腰果一起翻炒,带着点泰式香料的辣意。但我觉得最合口味的竟然是旁边配的一小碗蔬菜甜汤。盛放在墨绿的瓷碗里的清汤,乍看真是食材简单舌尖寡淡,但红红绿绿的色彩和最单纯的香甜越发觉得舒心。女人告诉我们,这里的蔬菜都是自家有机农场所产,挑嘴的丈夫和儿子都喜欢的不得了。

我们聊起了她的生活。这个从没出过清迈的女人偶遇了来这边工作的一个英国男人Robin,于是嫁给了他。后来,丈夫在距古城驱车3小时左右的地方开了个度假村,变得每周才能相见一次。

她搂过身边兴奋的不好好吃饭的儿子,细致地擦掉他嘴角的米粒,

“其实我刚认识我丈夫的时候,英文都不怎么会说。之前我一直生活在乡下很狭小的圈子里,我也没怎么读过书,可是也想出去看看其他的生活。你们能这样出来旅行,这样丰富的生活真让人羡慕啊。”

我喝着冷掉的蔬菜甜汤,色彩饱和欲满,和女人衣服上的夸张图案一样好看。

女人打包了一份咸粥,说是要带给还在家里生病的丈夫。男店主开始修剪院子里的花草,旁边桌子用电脑敲敲打打的穿着夹脚拖的女人续要了一杯咖啡。午后的院落,好像隔绝了游行的喧闹,散落出时间定格般的不慌不忙。

回国后,我偶然在Facebook寻到了那家店。男店主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憨笑在金黄色的向日葵画像前,他拍着有机农场的番茄和彩椒,拍着摆在桌上的娇艳玫瑰和茉莉,拍着常客们的画作涂鸦和每一张笑脸。清迈依旧悠闲的生活在这群人的相片里,就好像日复一日在Wat Chedi Luang里安心打坐诵经的僧侣。

我又想起了那碗蔬菜甜汤和那个女人。她留给我的最后印象是裙摆上泰国女人偏爱的大花朵,笑意满满的抱着孩子消失在清迈的日光下。在没那么些繁复的日子里,这样的陌生人赐予的善意和简单故事让我觉得清甜的温暖,不含杂质的窝心。

后来那个热爱厨艺、热爱骑行的男店主告诉我,“Imm Aim”在泰语的意思是:令你快乐。

图&文  2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