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要不要喝碗蟹粥?

小时候看港剧,女主角怕恋人深夜肚饿,去他家前,总会到路边档口用保温桶打包一份水蟹粥。彼时我就好奇,什么是水蟹粥。那时逢到星期天,父母经常会带我去广东馆子喝早茶,是以我对芫茜鱼片粥、状元及第粥、皮蛋瘦肉粥什么的都不陌生,但我并不知道水蟹粥是何种味道。

长大才知道,水蟹粥是澳门名食,是以抵达澳门的头一天晚上,便到“诚昌”尝水蟹粥。水蟹粥里则不单单是水蟹,还有膏蟹和肉蟹。黄澄澄的一窝上桌,虽知道烫口,我却已经等不及要抿上一口米香衬托出的水蟹的鲜美,以及蟹黄渗入粥底的膏蟹的丰沃。当然,肉蟹在其中也功不可没。因为当你一口气喝下一碗甘香细滑的水蟹粥,后背隐隐冒出一层小汗珠的时候,再剥一只蟹钳,吃上几口鲜甜的蟹肉,这就圆满了。

2

其实,如诚昌的水蟹粥这般,已是阵容无比华丽的粥。用几只不同种类的蟹来成全一口对蟹粥的念想,这真是太奢侈的事。不仅能酣畅喝蟹粥,也能纵情吃蟹肉,应该说是远远超出了深夜只是想简单喝碗鲜美贴心的粥的需求。而寻常人在家里做蟹粥,无非也只是选只饱满的梭子蟹,等粥滚就下蟹,之后放一点点葱姜。一只蟹就可以慢熬出一整锅粥,那味道是一种温驯的鲜美,这样不咸不淡的家常蟹粥,对于很多沿海人家来说,比起普通的一碗白粥已经多了许多曲折的情怀了。

袁枚曾述说他所认为的煮粥之道:“水米融洽,柔腻如一。”严格来说,粥的质感也分很多种。有的粥较浓稠;有的粥较稀薄;有的粥已吃不到米的形状;有的粥则仍保有米粒的筋道,这两种乐趣都得以在同一碗粥中找到。个人比较爱吃米粒仍保有点筋骨的粥。这种时候,就可以再来一种别有意趣的“蟹粥”,即是白粥配醉蟹。无任何调味的白粥,不要滚烫,甚至可以半凉;刚刚从罐子里取出的醉蟹,幽幽散着黄酒香,一切开,就连半凝固的蟹黄都已被酒浸成琼浆。拿半只醉蟹泡到白粥里,米之温醇,酒之芳香,咸甜鲜醉瞬间都集合到鼻子底下,嗯,谁说夜里只有喝酒才能微醺呢,喝蟹粥也可以哦。

3

BY Epicu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