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此心换此蛋

夏秋更替,又入深冬,新年已来,渐至年关,忙碌的时间里,犹如烧开的茶壶,壶嘴急促的冒着烟气,伴着刺耳的鸣笛,一股股的催促着我们往前走。

自从上次吃到一口让人温暖、淑美如她的西红柿鸡蛋面,至今已有近三个月没有见到她了。梧桐叶落,北雪纷飞,怕冷的她,在这样一个冬天里,应该还好吧。最近看了《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的电影,安东尼说:想念和思念是不同的,想一个人时非常清醒,而思念是除了这个人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我想自己也是自始至终都是在思念着她,只是现在更浓烈了吧。不晓得这时候,她会不会感觉耳朵发热,不禁会摸着耳朵寻思道:谁想我了呀,想就赶紧来看我呀!

有人说,时间就像一杯老酒,越久越浓越醇,而感情呢,就像一锅温水,越煮越热越开。时常思念有她的一个个场景,有春光里的戚风蛋糕,有夏日里的番茄炒蛋,有秋分时的蟹黄年糕,有冬至时的手工水饺,醇香如酒的生活,柔情似水的情怀,从早到晚,酸奶、麦片,最最亲切的还属她最爱吃的鸡蛋。

早晨的白煮蛋,中午的荷包蛋,Two eggs too strong,当然还有晚上躺在锅里咕咕叫的茶叶蛋。水煮蛋和荷包蛋倒是人人手到擒来,但对于我这样的小白吃货而言,要煎出心形的荷包蛋,确也不失为一个不小的挑战,不过能为她,必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茶叶蛋嘛,在她把鸡蛋作为食材的厨艺中,也是沾沾自喜,赢得八方好评的呢,自然也老是闹得我口水直流。茶叶蛋是非常普通的民间街边的小吃,虽然被戏称土豪才吃得起,但其做法却显得十分简单:准备好茶叶和香料;把鸡蛋清洗干净煮熟;鸡蛋煮好后,借助铲子把鸡蛋表面敲出裂纹;锅里放凉水,把香料和茶叶放进去煮沸;茶汁煮沸后加入老抽和盐,放入鸡蛋一起煮,中小火闷煮,差不多的时候熄火浸泡,看一看鸡蛋上色,尝一尝鸡蛋入味,就可以开吃啦。如果说炒煎烹炸体现的是她的女神范,那么手剥茶叶蛋尝先的表情,则是最让人心生萌动的一刻。

每一道食材都有自己的气质,每一种佐料都有自己的味道,对于茶叶蛋,食材和佐料相辅相生,加工有序,而时间和火候最是考验。煮茶叶蛋,犹如爱情,上色入味,如何把握时间的推移和关系的跌进,在于温情的相濡以沫,在于简单平淡的守候,在于舍我浸染的宣示。然而,蛋不是没有自我,而是与茶色茶香融为一体,变得更有味道,更有自我,更好的自我,更有自我的味道。

曾经有一个故事,是一个关于一粒沙和另一粒沙的故事,两粒相爱而互称兄妹的一粒沙和另一粒沙。原本相距3.5厘米的兄妹,伴着溪流的荡漾,相望着移向对方,然而喜欢看烟花的妹妹被河蚌吞噬他日成为耀眼的珍珠,作为火箭的最顶端飞向了太空;心里思念妹妹的哥哥却成为庆祝的烟花,同样璀璨的划过了天空。当他们下落的时候,都在想着对方,希望有朝一日再相聚,并许着同一个愿望:希望你的愿望里,有我!

每一次的美食故事,其实意在美食,更是在讲关于她的故事,从第一份礼物蔓越莓曲奇到鼓浪屿邂逅时的戚风蛋糕,还有临别的西红柿鸡蛋面,如今更想念那堪比宝岛日月潭的土豪茶叶蛋,满满的、深深的思念。整整一个2015年,时光变迁,时事更迭,唯有美食与爱未曾辜负,心里一直有着那个愿望:希望她的愿望里,有我!

好吧,故事唠到这,大家赶紧许个新年愿望吧,而我,要去找她了。

by 王小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