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回济南,再撸你一次

我在济南东部的一个山坡下,度过了四年大学时光。

盛夏,毕业季的狂欢尘埃落定后,对已经告别的城市,慢慢升起了因空间的陡然断裂而产生的怀念。原本曾理所当然地以为,会一直存在于那里的东西,已很难出现在我日后的生活里了。

四年里,我对济南爱恨交织。

不喜欢它拥堵的交通,浑浊的空气。但爱它的泉水,那略带钝感的安逸气息,更爱那些滋滋冒烟的露天烧烤。也许,味道是这座城市留给我的风筝之线,绵长不绝。

***

“串都”济南

济南是个“串都”,大街小巷的露天烧烤铺子密密麻麻。就算因为季节的原因,也能从四月撸到十月。有的烧烤店铺还会在室外安置大电视,每当有鲁能球赛时,更是人身鼎沸、座无虚席。

记忆中,每到下午四点多钟,原本整洁的马路上,就开始冒出各式烧烤铺了:一条长长的烧烤架,一张小方桌,四个小马扎,一碟水煮花生,一碟毛豆——构成了烧烤夜生活的固定开场。

***

豪放派与婉约派

在济南,有两种主流的烧烤方式,一种豪放,一种婉约。

豪放派不能自己点菜,店家烤什么吃什么。老板会在烤好串儿之后挨桌询问,客人想吃就留下,不想吃就等下一轮惊喜。等待的空隙,特别适合一大帮子朋友聊天喝酒。

婉约派就是常见的吃什么点什么。虽然上菜速度会相对慢一点,但最喜欢的口味,值得慢慢等待。

济南的烤串以羊肉为主,猪肉、鸡肉、牛肉为辅,再伴着各种烤青菜和小凉菜。

而我最爱猪肉串:肉块个头大,滋味入口过瘾,关键还便宜,学生党也能吃得畅快淋漓。这些肥瘦相间、满嘴流油的鲜香,若是配上一杯扎啤,简直能幸福得上天。

读书时靠生活费过活的我们,为了每个周末能出去大撸一顿烧烤,还会刻意在平日过得紧紧巴巴,只求周末可以痛快地打开吃戒。这份盼望,想必以后也不常有了吧…

烧烤街离学校大约半个小时的步行距离。每每吃完串,总爱压马路回校。有时是为了省路费,有时是为了减肥,但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唱歌——我们那狼声四起的露天式纯天然KTV,可以旁若无人、一路疯狂地吼到宿舍门口。

现在回味,周末雷打不动的烧烤局,不仅仅是为了解馋,更是掏心窝子的呲牛逼——在那小马扎一坐,干完酒,撸了串儿,才算兄弟。

***

来日并不方长

读书时,好像有过不完的周末,只觉岁月长。离开校园,步入社会,才惊觉曾经拥有的,哪怕只是一抹油嘴的粗狂和放肆,都是回不到的从前。

如果有一天,能再回到济南,能再和兄弟们重聚,定吃它个满嘴油,唱到个嗓子哑。

BY 汪汪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