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致味

作为一个吃货,我每次想到一个地方总是先想到好吃的。

上周回老家上坟祭祖,对我来最重要的却是每天三顿饭。老家文山我觉得着实没什么特别能上桌的大菜,不过那里依然有很多让我心心念念的东西。

有家铺子的糯米饭做的特别好,是早点,咸口的,店里还附赠各式泡菜、酱菜。糯米饭的口感特别好,颗粒分明却软糯适度。大约蒸煮的时候放了些香料,熟透以后再用油烟微炒,香而不腻,十年如一日,在别的地方再没吃过这味道。一大锅糯米饭下面埋着卤肉,香肠,火腿肠之类的肉食。要多少钱的饭老板用小铲刀码在盘里,然后把选好的肉食切一些码在糯米饭上,咸菜自己动手。要是急着走,可以团起来成个饭团一路走路吃。马上店里还有花生稀饭《因为有花生皮,是浅粉红色的哦!,豆浆稀饭之类特色粥品。

文山人民热衷烧烤,这次回去尝试了新品种叫“酸牛肉”,一口气70串哦!《(*′艸`*)。。。其实那个肉串很小啦~ 才6毛钱一串呢~ 不过因为肉片很薄烤的快,入味又细嫩。调料与一般的烧烤不同,我觉得可能放了莱姆汁/青柠檬《文山很多,不贵,酸中有香辣,非常上瘾,吃了就停不下来。就在街边的小摊子上,陪着不远处的炭火,这才是烧烤的感觉。其实一般人家上来都是叫100串。。。我那天已经吃过晚饭了。。。望天。。。

不过我最喜欢的烧烤依然是我小时候常吃的那家。文山的牛肉串有两种,一种是净瘦肉的,一种是一小块肥肥一块瘦肉的。即使怕胖,我还是只喜欢第二种。烤的透明的香香的肥肥配上瘦肉,才有绝妙的口感。所有脱脂的东西都是对美食的亵渎。。。

做糯米饭的那家店已经搬过三次家,烧烤摊也是,不过即使即使搬家依然生意兴隆,以前吃过的总是想法去找回来,那个曾经吃过的味道。

我最喜欢吃的东西还有砂锅饭,那种用砂锅煲出来带着锅巴的砂锅饭。我小时候常常跟爸爸妈妈一起去,可惜那家店已经不在了,我也不记得当时吃的砂锅饭的味道了。我记得那是家街边排挡,里面有点黑好多的小板凳,外面好像有一排排的炉子,每个炉子上炖着一口砂锅,噗噗的冒着白烟和香气。妈妈会给我带个调羹,冬天去的比较多,所以妈妈老是把衣服叠起来让我垫着坐。我最喜欢吃香肠卤肉的砂锅饭一次能吃小半锅。回家的时候爸爸背着我。我试过各式各样的砂锅饭,但是再也没吃到过那个在我记忆深处的味道。《虽然是排挡啊,但是按照当时工资算起来还挺贵的说。。。

我们高中门口有家买米线面条的,同学聚会常常约在那里碰头,先吃一碗那里的卤面,才是高中时候的感觉。

过几天又要回多伦多了,其实多伦多有很多好吃的,因为本身并很强的餐饮文化,全球的各式料理这里都有,从分子料理到日式居酒屋都有。即便每天换着吃,有时候依然饥肠辘辘,会想念昆明的菌子,文山的烧烤,高中门口的那碗卤面。

美味跟所有的美学一样,有各式各样的流派,各式各样的审美,本来就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即便试过千般美味,最让人喜欢的,想要天天吃的,依然是那些让你熟悉,感觉到安心与幸福的味道。周星驰的《食神》里面说得好,只要有心人人都是食神。对美味的追求与贫穷无关,如今的全球美食pizza可是那不勒斯的饥荒时期创造的贫民食物,而那场饥荒也带来了意大利美食的变革。而饮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公平的行业了,不论你有多少的理论优势和花样噱头,不好吃就没有人上门。

BY Tann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