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爱上吃元宵的

其实,我小时候并不爱吃元宵,直到某一天。

那天,我妈一个好朋友(我应该叫她婶子)来我家和我妈在屋里聊天说闲话,说说这个坏话,说说那个坏话,越说越起劲,一下就聊到了晚上,然后我妈就热情的把家里的吃的端出来,两人坐在昏暗的屋里吃。我就靠在炕上,看她们俩吃。

我看不清她们吃的什么东西,就看到那婶子用筷子从一碗里夹起一团,然后咬一口,慢慢的嚼,边嚼边说:嗯,你家这个真好吃……我听她的咀嚼声,还是没判断出来吃的什么,但是馋的我直咽口水,又不好意思也过去吃,就想等她走了,我再看吧。

我心里猜,她们吃的可能是凉拌的肺头,我是靠颜色和形状,还有她咀嚼的声音判断出来的。

等她走了,我飞快地跑过去一看,碗里——空了!

我很恼火,问我妈,你们吃的啥?!肺头吗?怎么不给我留?!!

我妈说,肺你个登劳(头的意思)啊,那是元宵!你又不爱吃,剩那么多没人吃,我就给你婶子吃了啊……

我说,还有么?

我妈说还有几个啊,你吃?明天给你蒸了呗。

于是第二天我就吃上了那元宵。我像那婶子一样,慢慢夹起,慢慢咬一口,看着筷子上那半口,边嚼边说:你家这个真好吃啊……

我妈白了我一眼说:鬼样儿……

从此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元宵。

 

晋南那边的元宵,都是油炸的,基本没有放水里煮的那种,我是很多年后,到北京,才见识了水煮的元宵。

晋南的元宵分两种,一种是黍面,先把面和好,团成一团团的放在锅里蒸,蒸完再拿出来揪成团,把豆沙包进去,搓圆了,放进油里炸。

1

蒸面团

 

2
炸熟又蒸后上桌

另一种是红薯面,就是把红薯蒸熟,放入面粉一起和,然后揪成团,不用包任何东西,直接搓圆了,放进油里炸。

小时候我最喜欢站在炉子边上看大人炸元宵,油热了,把元宵放进去,然后油开始沸腾,泛起油花儿,白色的元宵,慢慢的变黄,然后慢慢的漂起来,金黄色的圆圆的漂成一片,随着油花的翻滚抖动着,很欢快的样子,然后用笊篱把它们捞起,把油沥干,哗啦一下就把它们倒进盆里,它们各自滚到各自的位置后,就立马老实了。

元宵炸出来后,一般是不让吃的,我们大家刚一人偷吃一两个,我妈会赶紧端着一大盆黄澄澄圆滚滚的元宵,把它们藏在另一个屋里,并很小气的说:十五才能吃呢,吃完十五吃啥?

然后终于盼到了十五那天(其实中间也偷吃了的……)

十五那天早上,我妈端着碗,从那屋跟取宝贝似的,取一碗元宵,撒上白糖,放进馏馒头的锅里蒸上。另外还可以做拔丝元宵。等馒头馏好了,元宵也就出锅了。碗里的白糖已经完全融化成半碗透明的糖水,每个元宵上面都被糖浸的水汪汪的,夹起一个,咬起来又软又黏,糖水粘了一嘴,甜甜的,再细细的嚼,有股黍面,或者红薯面和豆沙的清香。

关键是每次一嚼,我都会想起那婶子,不由得在心里说:

嗯,你家这个还真好吃……

BY 梁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