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伤猪杂汤

何以疗伤?唯猪杂汤。

看完郭子健导演的新电影《救火英雄》出来,电影最末的旁白“我们出入火场的人,内心永远被一股浓烟包裹着,以为可以走得出来,其实根本不可能……”仍在耳边回荡,钻进一辆出租车,说明目的地,在广州大桥脚一处看似荒废的工地前下了车,从简陋灯牌旁缺口进入,找了张桌子坐定,“老板,来一份猪杂汤。”直到用勺子将鲜香甘甜的清汤送入口中,被浓烟笼罩的世界,才终于又有了光。

在这个喧嚣繁杂的社会中闯荡,人难免浮躁抓狂,负能量肆意滋长,吃再多珍馐美食,拥有再多奢侈的身外之物,欲望依然难以满足,唯独记忆中的味道,能够让心态平复。于我而言,有此神奇功效的治愈味道源自于一碗新鲜、质朴、无添加的猪杂汤。

读书的时候,猪杂汤属于家乡早餐店里的“大菜”,平时上学吃早餐钱少时间紧,通常是一碟肠粉完事,只有在手头宽裕且不用赶早读的时候,才能叫一份枸杞猪杂汤配上一碗白饭一扫而光。那时候的愿望很简单,每天早上能够多睡15分钟,还能吃上一碗味鲜料足的猪杂汤。

工作之后,在顺德当驻站记者,晚上无论是写稿还是跑突发新闻,通常都折腾到半夜才完事。在这个疲惫不堪却又无心睡眠的节点,刚好是屠宰场作业、专卖新鲜猪杂的大排档开门营业的时间。三五同行围席而坐,只字不提突发现场惨状,既不聊工作也不聊新闻理想,专心致志地咀嚼着嫩滑爽口的猪杂,原来美味真的能够慰藉身心。

前两年只身在上海工作,虽然茶餐厅、海鲜砂锅粥、炭烧生蚝等粤式滋味已经成为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夜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念念不忘的猪杂汤则无论如何都吃不上。有朋友说,既然想吃,自己到菜市场买些猪杂回家煮便是了,有何难处?姑且勿论在菜市场能不能买全煮地道猪杂汤所需材料,即便将猪心、、猪舌、粉肠、猪腰、隔山衣(猪隔膜)、前朝肉全都备齐了,用这从流水线下来、半点土星儿都没沾过的猪煮出来也是清汤寡水、无滋无味。

最爱的一家猪杂汤食店在茂名,国道边的一个小土坡之上。从广州去茂名探望爷爷,总喜欢选择凌晨出发,在拂晓中一路向西,到达茂名仍是早餐时段。一盆猪杂汤、一碟拌粉是标注配置。米粉蒸熟后逐张在于竹篾中放凉,上碟前折起切段,拌上土韭菜洗净晾干后在花生油中小火炼干所得的韭菜油,香滑弹牙,极其美味。

拌粉虽则好吃,亦抢不走猪杂汤风头。眼前缕缕热气蒸腾而起,裹着淡淡的诱人肉香,钻进鼻孔,刺激着唾液分泌。夹起一块,在油盐碟(必须不是酱油)中轻沾后放入口中,两颊稍一用力,熟得恰到好处的筋肉于齿间分解,鲜味从纤维中涌出,这一瞬间体会到的是被幸福感包裹的极致满足。

文 羊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