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与食

四天三地,威海的霾有鲜明的海洋气息,广州的霾里传递出工业发达的化学气味,武汉的霾,则即使是因为喜欢江川澜、想去找她提到胡先骕那篇文章里的秤锤树,即使是走在武大的樱花大道上,即使是路过老外文楼、老图书馆、周恩来演讲过的学生俱乐部,即使有百年老树、鸟儿啼鸣于榔榆树巅,都无法说服自己不赶紧回到室内,因为这是一种让人焦虑的神经毒性霾。

但武昌鱼是好吃的。乌鳢鱼切薄片焯水炒来吃也是极好的。最想吃的热干面因为时间太赶,只能错过了。真正让人惊艳的是广州的鸡。鸡的品种好,原料过硬,最是关键。糟踏了好原料是厨师手艺问题,把坏原料做得好吃则是厨师的人品问题了。而好原料往往不需多加烹调,不失原味才好。清远鸡肉清蒸蘸姜末调味汁吃,再喝蒸锅下层的原味鸡汤,原汤化原食,最是相宜。鸡皮不干不腻,皮下没有黄色可疑的脂肪,当得一个“润”字。鸡肉不柴不老,有咬劲,鲜美弹牙,当得一个“腴”字。同去的小伙子吃着白斩鸡,疑惑地说:“这种口感,竟然熟了。”威海人不擅治鸡,鸡的品种也有问题,想吃到润滑紧致又有味道的鸡不容易。鲩鱼清蒸来吃无一丝土腥气,好的淡水鱼让威海人印象深刻。新鲜的鱼,清蒸总没有错,鳜鱼是名鱼,肉呈散瓣状,极是美味。在广州吃了两种蔬菜:上海青和菜薹,两种丸子:墨鱼丸和牛肉丸。广东菜吃起来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原料新鲜,无一丝浊气。

走在广州路的路上,到处绿树鲜花,空气温暖潮湿,森林气息。古树处处,苍苔遍布树干,上生蕨类。恨自己对南方植物无知,几乎全认不得,除了深深呼吸空气中飘忽的樟木香气、桂花香气,心中喜爱极了,却无法表达。

BY 此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