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情结的糯米

上海寻常百姓的厨房间中,总归有一只装着香糯米的麻袋,平时虽然不常食用,却总在伸手可及的角落里躺着,因为上海人对糯米一直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结。

上海人是真心喜欢糯米做的各种小吃。小吃也是千变万化。糯米饭、八宝饭、汤圆、粽子、重阳糕、方糕、酒酿、粢饭……脑海中反复念叨着这些食之回味的点心品种,总会令人心神往之。

最朴实的要属上海农村居民喜欢的“炒糍饭”。新收的糯米有一股清香,做成的“炒糍饭”,那绝对是城里人无法享受的食品之一。“炒糍饭”也很好做,隔夜将米淘净,浸泡上一夜,米粒要涨得饱满剔透,手捏可碎。灶头热锅,放入些许猪油,倒入糯米后不断翻炒,逐渐加些酱油等调料和少许水,快熟时盖上锅盖,待余火慢慢的熄灭。阵阵香味随着热气从锅盖缝中袅袅升起,令人馋涎欲滴。最后等灶台火熄了,出锅前再撒把葱花,就算大功告成了。那个香,那个味,总会让那些个小孩吃个不饱不肯放下碗。

在桂花飘香的日子里,是制作酒酿的最好时节。不妨自己动动手,先将糯米用水浸泡几个小时,然后蒸熟待凉备用。用凉开水调化曲药,再与糯米饭细细拌匀,装进瓷坛压平,中间挖个圆圈,上面洒些自做的糖桂花,加盖需有点密封状,包裹后保持25度左右的温度。一天一夜后,满屋就能清香四溢。上海人喜欢将酒酿放入糯米做的小圆子中,取名为“酒酿小圆子” 假如再加上两个溏心水铺蛋,再撒上些糖桂花、白糖,入口馥郁的香甜,是最宜人的秋天气息。

除夕过年了,上海人又一定会做上几碗“八宝饭”。或送给邻居,或送给亲戚,或留着自家享用。“八宝饭”制作也不难,先将糯米用水浸泡几个小时,然后隔水蒸熟。趁糯米饭还热的时候,拌入白糖和猪油。所谓八宝并不限制于八样食材。莲子、银杏、红枣、桂圆、瓜子仁等,红绿丝(蜜饯)却是不能少的….. 取大口浅碗每只碗先用热猪油滚一滚,然后,将红绿丝及食料铺在碗底,放入已拌好的糯米饭,再均匀放入细沙馅儿,再用糯米饭盖住细沙馅儿,平平的一碗“八宝饭”就算做好了。要吃时,隔水蒸,待中间必须热透才能上桌。将“八宝饭”倒扣于炒盘中。于是一盘色香俱全的“八宝饭”呈现在团圆的“年夜饭”上。于是此物成了上海人过年的经典传统点心。在我们心目中那不只是一道菜那么简单,那是团圆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叫人想念的东西往往和故乡,和童年有关,长大了还是常吃不腻,常不吃又想吃,在我心里糯米就是其中一样。我对糯米似乎有着特殊的感情,在如今各种外国蛋糕西点大行其道的现在,我会因路过王家沙、沈大成或者沧浪亭这些老字号的点心店铺时驻足惦念,因一个温馨的早晨可以吃到玉脂般的桂花糖糕、铺满红绿丝白松糕、或者一碗黑洋酥陷儿的宁波汤团而欢呼雀跃。我想以后不管身在何处,在不断品尝新的山珍海味的同时。我都不会忘记这份来自故乡的糯米情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