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拉面

三年前,我们还在那个小屋里面工作,常常加班,日子过得却很满足。周末,十几个人聚集到一起,火锅啤酒电影……打打闹闹,偶尔半夜看极速弯道,从公司拿的投影仪,用设计师900块钱买的音箱,效果震撼。隔壁的鬼佬都疯了,一夜起来拍门无数次,就这样度过了上半年。

直到有天,candy姑娘说要走了,约我们在北京西路的日料店。那时候木村还有榻榻米的座位,藏在酒架的后头,9个姑娘,嬉笑着就座,

那一晚故事很多,喝的也很多,一起分享盘子里的那些食物,一起把酒举起,留下张狂的表情。记得欢声笑语中,还不忘调戏默默吃饭、深情对望两个美男。出门后,发现旁边是一家粉红极了的私密情趣小店,开开心心在橱窗张望。那一夜,就如许多个聚会夜一样,谁都不会意识到,那是一场流沙的开始。

一年后,队伍都散了,好友从尼泊尔来上海,想吃日料,连转都没转,去木村吧,适合速食。拉开木门,就看到了老板的木屐。不见了藏酒后面的榻榻米,扩大了厨房的面积。幸福拉面是一定要点的,培根番茄、小香肠、炸鸡块、鸡翅、豚肉、半颗卤蛋,筋斗的面条,加上笋片、鸡毛菜,丰富的食材让人由衷感叹,所以这就是幸福拉面吧。猪排饭,一勺挖下去,还是炸的金灿灿的猪排,看着这些过于实诚的主食,却有些食不下咽。

跟好友好些年不见了,实打实的个性总是会结结实实地撞在某堵墙上,一次又一次。聊起这些年的感慨,一壶清酒都不够啊,再来一壶吧,铝制的银色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清高,在每一个看似高傲坚硬的表情下面,却是无比敏感的神经。在过年的时候接到过哭泣的电话,在酒醉的时候接到过彷徨的电话。芥末章鱼,入口的柔滑与呛喉的芥末混在一起,就如尼泊尔悠闲的官方旅行与蒙在城市上的灰尘,纳豆的黏腻,就如那些永远理不清的情感,混成一团,拖拖踏踏缠缠绵绵,在进入肠胃之后才带来的些许清凉质感,让人难以舍弃。四年的同窗生涯,多少个一起疯癫去寻食的夜晚就剩下了寥寥几个难得搭理的电话号码,四个姑娘吃十几盘菜的食量也跟着熟络的声音一起逝去。

夜色已深,老板结账。

又一年,再推开那家小木门,身旁已是新面孔。店里有些破败感,还是那几道菜,还是那个幸福拉面,却食更无味,从缩小的酒架上爬下来的小强更加肆无忌惮,速速离去。隔壁粉色小店也已改成广式粥店,毫无情趣可言。

搬家后,偶尔从这里散步走过,突然发现原来这么近了。偶尔提起,那些时候的那些时光,已经不太记得。还是第一场聚会的朋友又约了再去,酒架上的新寄藏酒增多了不少,青芥末芝士的味道在一小口一小口地重塑明朗,照烧鸡也不再食而无味。新年了,我们都在寻觅的那些熟知,因为有了积累,所以能量不断,在前进。

文  lat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