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丽面包片

冬季总是充斥着各种节日和家宴,而人们总是会觉得,如果这场家宴的组织者是自己,那无论如何都要让客人们吃得好点儿,从头盆,到主菜,甚至正式开宴之前的开胃小吃也应该是令人赏心悦目,一丝不苟的。但往往,开胃小吃是个大问题——要好看,但又不能沦为单纯的摆设,所以更要好吃,而作为不算是最重头的主菜,它的制作过程又不能太复杂。这种时候,用面包片制作的各种餐前小点便可以一展它们的美味和绚丽了。

很多讲究生活情调的法国女人喜欢做一种圣雅克面包片的开胃食物,她们会先拿出她们的木质沙拉碗,用蒜瓣仔细地擦一遍,拌个油醋汁的蔬菜沙拉,然后用橄榄油翻炒新鲜大个的扇贝,再把扇贝切成丁,在旁边放上醋渍的蘑菇备用。最后一个步骤则是把家常的橄榄面包切成小片,往每一片面包上堆砌刚才所说的那些材料,把它们整得好看点儿,这一道令人垂涎三尺,并且洋溢着优雅又魅惑风情的面包片小点心就这么完成了。这种食物的要点是,它必须非常小巧玲珑,不是那种三两个就让你吃饱的东西,所以你也尽可以用些奢侈的食材在上头,并且可以选择略重的调味。

我在法国吃过些带辣椒味道的面包片点心,有的是一大坨蟹肉混合了酸奶和辣椒的,气宇轩昂地堆叠在无花果面包片上,还装饰了些气味清新的葡萄柚。也有用油炒过的甜椒和辣椒混合着,簇拥着一小块甜美紧实的龙虾肉的餐前面包片,在我的观点看来,吃这两种面包片小点心,为你在餐前肆饮香槟寻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而如果你想要先喝点红酒的话,那就得央求主人给你准备些山羊奶酪茴香面包片了,其实制作方法也是出奇的简单。只要准备些黑麦面包片,在上面平铺上山羊奶酪,然后放上切成细丝的茴香,再撒上点盐和胡椒,就可以很体面地上桌了。当然,其味道也绝不会辜负那些重口味的赴宴者。

某次,当我和某个意大利人谈论我是如何爱好这种餐前面包片的时候,他说,其实这样的食物就是在意大利起源的,所有的面包片餐前小点都可以被统称为Bruschetta(某种意式烤面包片点心)。好吧,法国人和意大利人都喜欢争论说某种食物“是地地道道的我国的食物”,但我并不会太在意这些,无论源于哪国正宗,只要好吃就行。但我也的确热爱Bruschetta,无论是最经典的油浸番茄碎加蒜茸的,还是那些来自不同家庭的,被冠上家族姓氏的“妈妈招牌Bruschetta”。如果我自己动手做的话,我会在烤过的法棍切片上放芝麻菜、巴马臣奶酪和焦糖煎洋葱,这是不是也能被称之为“自家招牌Bruschetta”呢。

中国式的面包片也应该开始流行。遥想我小时候,奶奶总是把一块方形白面包片切成四等分,在上面涂一堆用盐、蛋黄、料酒略微腌渍过的猪肉糜,然后整块扔进油锅里去炸。新鲜出锅的肉糜面包片味道好极了,香极了,只是油多了点,不敢多吃。后来,奶奶又发展出虾肉的版本,混合少许肉糜,同样是下油锅炸,香味中又多了弹牙感,并且愈发鲜美。今年,在某蟹庄收获了传统做法制作的大闸蟹秃黄油,即用绍酒和猪油炒制的纯蟹黄蟹膏。平时吃白米饭时加一小坨,或者吃面时加一小坨,但并未想到什么更美妙的吃法。与86岁高龄的奶奶打电话时向她咨询,果不其然,奶奶说:“你可以买点上好的法棍,切成片,把这秃黄油加一勺在面包片上吃啊。吃的时候再加滴蟹醋,或者意大利黑醋,蟹黄香,面包松脆,这样的组合一定好吃啊。”这一语惊醒梦中人,但我又问了个颇扫兴的问题:“那太油怎么办?”老太太镇静自若回答说:“你要用面包片做底子,吃的可不就是有油的食物么。面包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吸油,其实就跟牛油抹面包,橄榄油蘸面包一个道理。不油的东西,你放到面包片上做甚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