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早晨,从一盘菜脯蛋开始

天气渐渐闷热,人也愈来愈烦躁了。

昨晚远方的父亲突然来电,寒暄了几句就直入正题。“你在大学期间争取当个党员吧。”

电话那头是父母殷切的期盼,可惜电话这头的我,却是个不争气的孩子。

不愉快地道声晚安,转头开始跟朋友发牢骚。不开心的时候,总想吃点清淡的不油腻的,好缓缓心情,自然就想起了白粥和菜脯蛋这个清爽的搭配。

脑海里飞过一个念头:明天我一定要煎菜脯蛋。

恰好今天起得早,忙不迭拿出菜脯,细细切成粒。

经过腌制的萝卜变得又黄又脆,下刀便感觉到它的韧度。一块好的菜脯是有灵魂的,尤其是下刀的刹那,汁水流出。流尽汁液,菜脯变得更加爽脆,带来最棒的口感。

然而,我听老人说过:”好的菜脯要手撕才好,刀切会沾了刀味儿”。

所以,每次切菜脯时,我都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带着愧疚的心情,下刀前恭恭敬敬地捧起一根菜脯,在水龙头下轻轻清洗每条缝隙。仔细切好后又毕恭毕敬地将菜脯粒装在小碗里。

切好了菜脯,再挑两枚新鲜的土鸡蛋,用筷子轻轻打散。放入切好的菜脯粒,缓缓搅拌,让顺滑的蛋液将每一粒菜脯都包裹起来。

想起有次我和妹妹趁母亲不在家,在厨房偷偷煎菜脯蛋吃。我们俩姐妹还就用鸡蛋还是鸭蛋,展开过激烈的讨论。后来发现,鸭蛋带腥味,远不如鸡蛋香得简单质朴。

拿出炒锅,开火热油——菜脯蛋要在高温煎制中散发最大的美味。

油热了,缓缓倒入一勺蛋液。蛋液因为热力的作用,鼓起一个个可爱的泡泡,还在锅缘卷起一个弧度优美的焦边。

菜脯与蛋的香味越来越浓时,就可以翻面了。哇,金灿灿的表面,泛着点点焦黑。一个吃货心中所有的不悦在此刻灰飞烟灭。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想——吃!

起盘。当它余温尚在,端一碗白粥,就着这菜脯蛋,满满的幸福感,烦恼早已抛之脑后。初初咬下,是柔软喷香的蛋饼,随后舌尖便马上触碰到一颗颗菜脯。

菜脯粒合着蛋饼吃下,软嫩中带着爽脆,质朴而简单的蛋香中又有奇妙的咸香酥脆。再来一口清淡的白粥,不禁觉得,一个美好的早晨就该这样开始。

无论吃了多少次,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感叹:菜脯和鸡蛋实在是最佳搭档。

有时候会想,人本来像一颗有棱有角的菜脯粒,可最终会被蛋液裹住,无法挣脱。我们常常希望能够做最真实的自己,但总是因为“父母之命、众亲之言”,不得不去做违背自我的事。

不过,很庆幸我是个简单的吃货。一点美食就能让我忘记心中的不悦,在烧菜做饭中解决掉所有的烦心事。

所谓”民以食为天”,一个能让自己吃得开心的人,日子也必然过得知足安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