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吧,下一摊,台湾

台中真是个很小很古旧的城市呢。

普遍是窄窄的马路矮矮的房子,就像民国时代的缩影。晚上6点左右,不是吃饭的地方大部分都关了门,老板们要骑小绵羊回家吃晚饭。路上的车不多,去掉交通车之后没什么车在跑,电动车是这里主要的交通工具。所以就算是工作日的高峰期出门,也完全不会堵车呢。

公车不会每个站都停下来,只有按了铃,师傅才会停车放你下来。说到这里才发现,来了这么多天的我,在交通上竟然没花一分钱。悠油卡十公里内免费这种事情,估计也只有这里做的出来了吧。

行人优先的规则在这里展现的淋漓尽致,哪怕那辆车离你还有小半个街口,都会停下来让你先过。问路,大叔会说:“来吼,你们过来吼,我带你走过去。”

街边有炸的很香的臭豆腐,在还没看到小摊之前就闻到的味道。不同于以前对臭豆腐的认知,这里没有黑漆漆的豆腐块跟蒜泥。小摊上的豆腐点一份炸一份,米黄色的方块在油锅里翻滚,食客们在旁边眼巴巴地等着,炸豆腐的老爷爷却一点也不心急。

金黄色的豆腐摆在铁架上滤油,香味已经阵阵钻进鼻子,可这时候偏偏不能表现出来很着急的样子,不然老板会嗔怪着骂你:“年轻人怎么这点耐心都没有。”好不容易等到六块温热的豆腐摆在便当盒里,再加一勺酸甜的花椰菜,最后淋上甜面酱。递硬币过去的时候,老爷爷会笑呵呵地讲谢谢光临。

配一碗大肠蛤仔面线,咸甜的汤特别醇厚,拿勺子一舀就有细细的面线浮在上面。配了拌过辣椒的花椰菜一起吃,简直人生都圆满。臭豆腐要沾一点后劲强大的辣椒酱,呛到咳嗽也在所不惜。

跑去隔壁摊买了盐酥鸡,这种才真真衬得起“外酥里嫩”所隐藏的蕴意。炸得金黄的盐酥鸡表面只有盐和胡椒粉,却焦香得引人食欲。一口咬下去里面有汁水爆出来,没什么调料的味道,却能细细品出鸡肉本身的鲜香。最简单清淡的调味,才不会抹灭了大自然对食材本身的馈赠。

主食结束了,接下来是甜品的时间,遇到那家车轮饼小店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个奶油夹心。一个硬币换一个温热的,足有巴掌那么大的甜饼,店家也真算是业界良心了。

刚出锅的车轮饼拿在手里还是滚烫的,像冬天夜里妈妈用小锅热的牛奶,灌在玻璃瓶里,温热的爱意在手中握紧,驱赶了挥之不散的寒气。咬一口会有绵密的奶油流出来,建议要像吃流沙包一样,吸干净内馅再来享受外皮,不然鼻尖上都沾了奶油的样子,可实在太有趣。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这世界上与红豆最相配的不是玲珑骰,而是抹茶和鲷鱼烧。这种起源于日本京都的たい焼き,以面粉、砂糖、牛奶与小苏打为材料,所作成的形状像鲷鱼的和果子,真是有着无人想拒绝的魅力呢。

内馅红豆香甜软糯,表皮脆脆的,趁热才能品出个中滋味。配杯黑乌龙茶,或者冻顶乌龙加朝日啤酒调配的饮料,坐在深夜的小酒馆里,安静享受这份美味。

开在街边的茶店很受欢迎,鲜榨西瓜汁和爱玉红茶是特调的人气招牌。炎热的夏夜里能喝到这种透心凉的饮料,感觉一整天的疲倦都消失殆尽了。凡心所向,素履之往,生活不过是从这一摊辗转到下一摊罢了。每一摊都有惊喜,每一摊也都有磨难,境遇造化无非是取决于个人心境。我还在这,带你去寻找下一摊的满足,寻找另一摊的生活。

图&文/宋月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